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伯特/李斯特「纺车旁的葛丽卿」
(Gretchen am Spinnrade, D 118 - Transcription: Franz Liszt, S. 558/8)

        少女葛丽卿(玛格丽特)是德国诗人、剧作家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8.28-1832.3.22)长诗「浮士德」第一部中的人物,纯良本性和对爱情的天真渴望,使其陷入情感漩涡,终沦为主人公和魔鬼灵魂交易的牺牲品。
        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于17岁时,根据原诗第18场谱写的艺术歌曲「纺车旁的葛丽卿」,描绘出一个为情所困心破碎,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少女,在纺纱之时唱出心中愁绪的动人场景,钢琴旋律声部模仿不停转动的纺车,在好似踏板的和弦敲击中,脑海中对于浮士德的思念与甜蜜时光的回忆,如潮汐般涌上心头,不断增强的力度及调性切换更呈现出由平静向狂乱、由希望入绝望的心绪转变,动情之处,踏板声戛然而止,手中的纺纱线却已将芳心牵入幻境,恋人的耳鬓厮磨、甜蜜温存依然教痴情人无比兴奋;待乐曲重回起始部小调主题,幻想随即破灭,失爱的苦闷如不停转动着的纺车,将其拽回现实的单调与残酷,恰如望不到尽头的孤独与等待,当她唱起那句“我己失去安宁,我的心中苦闷;我再也找不回牠, 再也找不回了。”怅然夹杂着释然,隐隐中流露出无奈......
        弗朗茨·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0.22-1886.7.31)在“艺术歌曲之王”辞世后第十个年头,将其12首歌曲改编成钢琴独奏,集于S. 588编号下,这一曲的改编版中,钢琴强化了左右手的技巧,以细腻丰盈的琴键音效和多变的调性设置,将原作之心理描摹焕以无词歌的意境,器乐之艺术表现力亦藉此被推向极致,达到与人声无限接近的完美境界!

钢琴独奏: 莉莉娅·齐柏丝坦***
               (Lilya Zilberstein)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维瓦尔第「D大调鲁特琴协奏曲」
次乐章: 广板
(Lute Concerto in D major, RV 93: II. Largo)
 
 

        源于阿拉伯的鲁特琴,是一种曲颈拨弦乐器,羊肠弦与梨形音腔共鸣,产生出的是细腻独特而富于变化的悦耳音色。从十世纪传入欧洲至文艺复兴早期,于形制和演奏方式上的诸多改良,使其从单一的和弦用途逐渐向伴奏及主奏声部发展,并成为巴洛克时期南欧地区重要的乐器家族,拥有不同弦数和音域的分支十余种,中国和日本的琵琶,以及现代的吉他都与之有一定的亲缘和传承关系。
        出生于威尼斯的安东尼奥·卢齐奥·维瓦尔第(Antonio Lucio Vivaldi 1678.3.4-1741.7.28)在25岁领受神职之前,便早以小提琴家的身份享誉水城。其后的近40载人生岁月里,这位“红发神父”更携演奏家、作曲家、音乐教师、宫廷乐师及剧院总监等多个头衔,创作了大量的宗教音乐、清唱剧、歌剧及室内乐,成为引领巴洛克音乐风潮之巨匠,其卷帙浩繁的协奏曲作品更是确立了巴洛克器乐协奏曲之标准结构。
        这部为鲁特琴和弦乐器组而作的协奏曲成稿于维瓦尔第晚年,恰值该种乐器最为流行的年代。虽然作曲家擅长的小提琴在其中仍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鲁特琴清新优美的穿插拨奏却也如一缕清风,预示了独奏乐器协奏曲之来临。次乐章,缀满琶音的柔缓乐句,隐隐描绘出退去潮水的圣马可广场,在经历了彻夜狂欢后,于沁透着淡淡海水咸味的晨雾中慢慢苏醒,四周渐灭的灯火伴着次第清晰的贡多拉,摇曳中,将一份飘渺的思绪荡向曙光初现的远方......
        当代对于该作品的演录,多以古典吉他替代古老的鲁特琴,虽寡了一份质朴本真的韵味,却也独添一番恬淡惬意之情调,教人忘却都市生活的紧张与喧嚣。 

独奏吉他: 埃德瓦多·费尔南德兹***
                 (Eduardo Fernández)
协奏: 英国室内乐团
***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乔治·马尔科姆
***
          (George Malcolm 1917.2.28-1997.10.10)

Tips: 网络不给力的古典听友可以 点这里

Bonus: 鲁特琴与乐队演奏视频 (点击聆赏)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罗西尼「塞维利亚理发师」序曲
(The Barber of Seville - Overture)

        "a cappella"(阿卡贝拉)最早出现在中世纪,意大利语意为“以教堂之形式”,作为音乐术语则特指无器乐伴奏的人声演唱,与Cantata(康塔塔)相对应,如今提到的阿卡贝拉已无宗教意义上的局限。
        在经历了约两百年的沉寂后,a cappella于20世纪逐渐得到复兴,从60年代后相继诞生的无伴奏人声演唱团体,更是把这种古老的音乐表现形式重新推向了公众视野,成立于1965年的国王歌手合唱团便是其中历史最悠久,最负盛誉的团体之一。6个人(2位假声男高音/2位男高音/男中、男低音各一位)于舞台中央站成弧形,犹如上扬的嘴角,分工明确且轮流有序地担纲主唱/奏及和声/伴奏,产生出的却是宛若大型合唱团或管弦乐团的聆听效果,而这一切,只凭眼神的交流与心灵的默契。尽管成员几经更迭,乐团在技术上的精益求精以及对曲目的多元化拓展,却使其赢得了经久不衰的掌声与无数各年龄层的拥趸。
        在最常见的纯人声演绎中,这个人声天团的表现绝对令人叹服,且听这曲著名的管弦乐序曲,错落有致的器乐声部模仿简直惟妙惟肖,渐强段落的处理更是极具专业水准,如果罗西尼在世能听到这样的演唱,想必定会为这些绅士们度身定制几阕吧! 

演唱: 国王歌手合唱团***
         (The King's Singers)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 之
德沃夏克「F小调浪漫曲」
(Romance in F minor, Op. 11/B. 39)

        这部为小提琴与乐队所作的浪漫曲(B. 39),是安东尼·德沃夏克(Antonín Dvořák 1841.9.8-1904.5.1)根据自己在1873年创作的「第五弦乐四重奏」(Op. 9/B. 37)第二乐章之主题改编而来,Burghauser的作品编号B. 38则是指本作品的钢琴与小提琴原始版。
        尽管对于崇尚竞奏与对话的弦四而言,这段如泣如诉宛若内心独白之乐思似乎有些过于煽情,故而有些教四个声部难以和谐平衡于同一旋律线上,然固执而自信的作曲家却依旧不舍不弃,将之移植到奏鸣曲形式后,那份温婉含蓄之情竟已然叩动心扉,协奏曲的演绎更是如神来之笔般地将作曲家天性中波西米亚式的忧郁和多情细致描绘。相较于室内乐原作中近乎小快板的速度,行板的走句之上是每一个音符的缓慢流淌,更是每一寸思绪的轻舞飞扬,时而笼罩几分忧伤,时而暗镶一缕阳光,却都在贯穿始终的平静气氛之上诉说着一份本初的情怀--“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稣合于言,安之若素。自言自语,无喜无悲。”
        推荐的该曲之小提琴与乐队版,出自上世纪日本小提琴神童米島莉与梅塔执棒下的NYPO在1989年的合作演绎,花季少女的纯真与柔美将捷克民族细腻优雅之情调纤毫尽现,使人不禁醉于音乐之醇酿。
        题外,年幼五嶋 绿17岁的五嶋 龍似乎得益于姐姐和家庭的音乐熏陶,正以其出众的演奏技艺,成为近年国际乐坛新生代的小提琴演奏家,有兴趣的听友可以关注一下他的唱片。

小提琴独奏: 五嶋 绿(米島莉)***
                    (五嶋 みどり 1971.10.25- )
协奏: 纽约爱乐乐团
***
          (New York Philharmonic)
指挥: 祖宾·梅塔
***
          (Zubin Mehta 1936.4.29- )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福雷「梦后」
(Après un rêve)

妳的倩影 诱我徘徊梦境,
梦中欢愉 化成爱之幻影。
眼波流转 声音迴耳纯净,
顾盼生辉 容光点亮黎明。

妳的呼唤 引我离开尘世,
执子之手 飞向光明之地。
冲破黑夜 瞬间蔽云见日,
圣光普照 美景壮阔绮丽。

痛苦呻吟 悲伤把我惊醒,
呼唤黑夜 将我带回梦境。
让我留在 夜之光华幻境,
让我重回 夜之神秘幻境。

        1878年,当玛丽安妮突然解除了与自己的婚约后,伤心欲绝的加布里埃尔·福雷(Gabriel Fauré 1845.5.12-1924.11.4)久久不能从痛苦失意中自拔。恰巧,与作曲家同为国民音乐协会成员的诗人兼声乐教育家布西纳(Romain Bussine),将自己翻译的几篇意大利语诗稿交给福雷,并建议他依此谱成法语艺术歌曲(mélodie)。某个孤寂的夜晚,孤枕难眠的福雷在读到这篇「梦后」,不禁被诗中描绘的情形深深触动,联想到自己恍若一梦的那段情感,曾经的幸福甜蜜,如今已然不再,现实的苍凉不由教人流连于虚幻梦境,惟愿长醉不复醒。于是,作曲家将愁绪付诸笔端,完成了这首凄美而带有梦幻色彩的短歌。
        「梦后」虽是福雷的早期作品,却以其夜曲般的音乐情绪,成为其代表作,并预示其“梦幻”风格的开端。该曲同另两首同时期完成的mélodie(“圣歌”、“船歌”),被汇编成一部套曲,以作品第七号传世。推荐的是大提琴与钢琴之duet演绎,宁静的伴奏钢琴声中,低音弦乐的轻揉,仿佛失恋者的独自啜泣,凄凉而悲绝。

大提琴: 亚诺什·斯塔克***
             (János Starker 1924.7.5-2013.4.28)
钢琴: 练木繁夫
***
          (Shigeo Neriki)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福雷「梦后」
(Après un rêve)

妳的倩影 诱我徘徊梦境,
梦中欢愉 化成爱之幻影。
眼波流转 声音迴耳纯净,
顾盼生辉 容光点亮黎明。

妳的呼唤 引我离开尘世,
执子之手 飞向光明之地。
冲破黑夜 瞬间蔽云见日,
圣光普照 美景壮阔绮丽。

痛苦呻吟 悲伤把我惊醒,
呼唤黑夜 将我带回梦境。
让我留在 夜之光华幻境,
让我重回 夜之神秘幻境。

        1878年,当玛丽安妮突然解除了与自己的婚约后,伤心欲绝的加布里埃尔·福雷(Gabriel Fauré 1845.5.12-1924.11.4)久久不能从痛苦失意中自拔。恰巧,与作曲家同为国民音乐协会成员的诗人兼声乐教育家布西纳(Romain Bussine),将自己翻译的几篇意大利语诗稿交给福雷,并建议他依此谱成法语艺术歌曲(mélodie)。某个孤寂的夜晚,孤枕难眠的福雷在读到这篇「梦后」,不禁被诗中描绘的情形深深触动,联想到自己恍若一梦的那段情感,曾经的幸福甜蜜,如今已然不再,现实的苍凉不由教人流连于虚幻梦境,惟愿长醉不复醒。于是,作曲家将愁绪付诸笔端,完成了这首凄美而带有梦幻色彩的短歌。
        「梦后」虽是福雷的早期作品,却以其夜曲般的音乐情绪,成为其代表作,并预示其“梦幻”风格的开端。该曲同另两首同时期完成的mélodie(“圣歌”、“船歌”),被汇编成一部套曲,以作品第七号传世。推荐的是大提琴与钢琴之duet演绎,宁静的伴奏钢琴声中,低音弦乐的轻揉,仿佛失恋者的独自啜泣,凄凉而悲绝。

大提琴: 亚诺什·斯塔克***
             (János Starker 1924.7.5-2013.4.28)
钢琴: 练木繁夫
***
          (Shigeo Neriki)

古水:

*Bach 330* --72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E大调第三无伴奏小提琴组曲」之
第三分曲: 加沃特-回旋曲
(Partita No. 3 in E major, BWV 1006: III. Gavotte en Rondeau)

        有不少音乐学家认为,巴赫的音乐是最能超越传递媒介和时空界限的,即便将一首巴赫的作品变换演绎方式或演出场合,其音乐中散发出的独特频率依旧能感染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的人群,即便他们从来不知道“音乐之父”乃何许人也。巴赫晚年封山之作--「赋格的艺术」就未对演奏的乐器加以明示,当是于其内心对于最纯粹音乐表现的某种追求及暗示吧!
        人声,可能是上帝创造的最为完美地乐器了,乐器所不能企及之声学效果,往往会在那些令人惊叹的嗓音下被实现。上世纪60年代初由沃德·史温格(Ward Swingle 1927.9.21-2015.1.19)创立于巴黎的人声演唱团体--The Swingles,成立之初,便以巴赫最为著名的器乐和康塔塔作为其首张唱片的素材,男女高低音声部各2人的组合,仅以少量的倍低音和鼓点伴奏,将那些复杂的赋格乐曲通过旋律与和声的完美演绎,焕发出意想不到的奇妙效果,令人惊艳,次年便摘取了格莱美“最佳合唱类表演”和“年度新锐艺术家”两项大奖。5年后的1968年,该组合再次以爵士风格诠释巴赫的作品,推出了这张「Jazz Sébastien Bach Vol. 2」,成就了以人声诠释古典名篇之传奇!
        推荐的这曲所属之BWV 1006,曾有一部姊妹篇BWV 1006a,乃巴赫为鲁特琴所谱之改编曲,也同样听听人声所作的另类演绎吧!

人声演绎: 史温格合唱团***
                 (The Swingle Singers)

古水:

*Bach 330* --71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G大调三重奏鸣曲」之
 末乐章: 急板
 (Trio Sonata in G major, BWV 1039: IV. Presto)

        "Trio Sonata",一种在巴洛克时期非常盛行的室内乐乐曲形式,,从字面上或可理解为“三重奏鸣曲”。确实,该类乐曲常由通奏低音配合两件旋律乐器演绎,然而,低音部分往往会有至少两件独立乐器组成(如大提琴或早期的低音维奥尔琴搭配大键琴),由此,在很多情况下,一首Trio Sonata就会由四位乐手来共同演奏。还有两种情况,其一就是只由一件乐器演奏的Trio Sonata,巴赫的六部为管风琴而作的奏鸣曲(BWV 525-530)就是以左右手外加踏板模仿出三个声部的音响效果;再有就是一件低音乐器(通常是键盘乐器)同时担纲低音助奏声部(obbligato)和旋律声部,另加入另一件旋律乐器合奏出三声部效果。由此可见,“三声部奏鸣曲”之名或许更契合这种曲式的真正涵义。
         几乎所有的巴洛克名家都有著名的三声部奏鸣曲传世,作为那个时代音乐艺术巅峰人物,J. S. 巴赫的同类作品自然最具有代表性。近年的研究发现,在以Trio Sonata冠名的巴赫作品中,存在不少的谬误和错置,然而,系统聆听并熟稔巴赫曲目的古典乐迷当能从他的不同器乐演绎版本推断出真伪来。BWV 1039,有别于与之成套的前三部(BWV 1036-1038)为通奏低音与两把小提琴而作的奏鸣曲,两支长笛的出现令人耳目一新,同样的音乐素材也被作曲家用在了他的维奥尔琴与大键琴奏鸣曲BWV 1027中,产生出迥异而富趣味的聆听感受,更是旁证了该作出自巴赫之手的确凿性。
         推荐的版本由荷兰小提琴女神珍妮·简森与她的音乐伙伴们带来,曲中长笛的金属音型被四弦琴那歌唱般的悦耳靓音替代,意蕴绵长却仍不失巴洛克对位之美与多声部和谐之趣。听完再将之与另两个器乐组合带来的完美演绎作下比较吧!

第一小提琴: 珍妮·简森***
                        (Janine Jansen)
 第二中提琴: 马克西姆·瑞萨诺夫**
                        (Maxim Rysanov)
 大提琴: 托里夫·特登**
                (Torleif Thedéen)
 大键琴: Jan Jansen**
                (约翰·简森)

Bonus:
 -- 双长笛与大键琴版(点击聆听)

-- 维奥尔琴与大键琴版(点击聆听)

JUN1107: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舒伯特「阿佩乔尼奏鸣曲」之
首乐章: 不过份的快板
(Sonata in A minor for Arpeggione & Piano, D. 821: I. Allegro moderato)

        阿佩乔尼(Arpeggione),从外形上看,类似于维奥尔琴(吉他与古大提琴的结合体)--6弦24品,以琴弓擦弦演奏,名字或源于其所奏出的优美琶音(Arpeggio)。在西方乐器发展史上,这种犹如昙花一现的乐器在1823年由维也纳提琴制造商约翰·佐尔格·施陶费尔(Johann Georg Stauffer 1778.1.26-1853.1.24)制成后,尚未得到广泛推广便湮没在岁月长河中,唯一能佐证其短暂存在的,或许也只有弗朗兹·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受好友文岑茨·舒斯特(Vincenz Schuster)之邀,谱写的这部为阿佩乔尼与钢琴所作的的奏鸣曲。
        作品完成于1824年冬天,当时身染梅毒的舒伯特已是饱受病痛折磨,身心常常处于萎靡状态。此时,可能只有他一生挚爱的音乐才能令其暂时忘却痛苦,在精神上寻求慰藉。首乐章开始便由钢琴奏出极具舒伯特气质的绵长主题,优美而略带惆怅,好比充满希望的内心潜伏着一丝忧虑,深沉的弦乐低音随之进入,将这一主题带入更为忧伤的氛围,钢琴转为安静的伴奏音型,在节奏的渐快中,弦乐音色穿梭在高亢与低沉间,乐句情绪亦徘徊于欢笑与泪水中,然挥之不去,久久萦绕的却始终是那份最初的戚戚,在乐章的结尾,所有的一切似乎渐行渐远,却又在刹那间归入内心深处。柔板乐章似一条无声无息的暖流,抚慰着心底每一处不平与创伤,即便现实再过严酷,亦有片刻的美好闪现于眼前,教人不弃对生命的希冀。末乐章的轻快旋律在慢乐章的平静中自然隐现,如一朵严冬后初绽的蓓蕾,虽弱小,却蕴含无限生机,在钢琴连续低音和声伴奏之下,主题在如波浪般的弦乐起伏中,不断演进,最后的琶音让整部作品在憧憬中止息,自然也呈现出作曲家心中构想之完美画卷。
        「D. 821」在作曲家死后的几十年方被出版,或也真正让世人领略到了阿佩乔尼这种乐器丰富而独特的音色表现力,该曲本真演绎版于上世纪至今亦频频出现,却仍以现代大提琴或中提琴与钢琴的演绎版本最为人熟知和喜爱。

大提琴: 马友友***
            (Yo-Yo Ma 1955.10.7- )
钢琴: 艾曼纽尔·埃克斯
***
         (Emanuel Ax 1949.6.8- )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曲目:G大调儿童交响曲(Symphonie des jouets in G Major)第一乐章:快板(I.Allegro)
        又名“玩具”交响曲(Toy Symphony)

        关于这部作品的创作者目前学术界尚无定论,普遍流传的说法有三种:其一,交响乐之父 约瑟夫·海顿(Franz 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所作,意在于圣诞派对时取悦其所任职的艾斯特哈齐宫廷中的孩子们,并于其后的1820年署名出版,然而后人发现海顿在其自己编撰的作品名录中对该部作品丝毫未提。于是一份列奥波德·莫扎特(Loepold Mozart 1719.11.14-1787.5.28 音乐神童莫扎特之父)于1759年抄写的该部三乐章作品的手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有人指出其与老莫扎特某部“雪橇舞曲”(Sleigh-Ride)在结构和聆听感觉上颇有几分相似,更有人发挥联想,断定这是“音乐神童”的启蒙音乐,可是“结构推断论”不久亦被证实是错误的。根据最近的发现和研究推断,该作品的作者很有可能是奥地利本笃教会的一位修士--艾德蒙·安格尔(Edmund Angerer 1740-1794),证据就是收藏于该教会位于贝希特斯加登(Berchtesgaden)一座修道院内的手稿,上面所注的曲名为“Berchtesgaden Musick”(贝希特斯加登的音乐),而贝希特斯加登正是当时著名的玩具乐器生产地,作者受那些玩具乐器的启发顺理成章地写出了这部作品。可是手稿所用的调性为C大调,与现今流传的G大调又不一致,主张安格尔为作者的多为教会人员,而非音乐研究者,且作品诞生年代抄袭之风盛行,无充分考据,妄下论断,皆属猜测。
        就乐曲结构而言,“玩具”交响曲其实并不符合其所处时期的“交响曲”的形式,倒是有些类似当时的“户外组曲”(Cassation),或者说稍后些的“嬉游曲”(Divertimento)体裁,严格来说,应归为室内乐。
        其实,对于今时的爱乐者,曲作者是谁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音乐作为生活中的一种情绪调剂,更是舒缓身心的有效手段,才是最能被广大聆听着所接受的。
推荐版本为吉东·克雷默(Gidon Kremer 1947.2.27- )指挥由其创立的波罗的海室内乐团(Kremerata Baltica)于2001年所录制的精彩演绎,其在忠于原作的基础上,加入了电动玩具和手机等现代发声物体,插科打诨却不失俏皮,严谨规整又充满童趣,整张唱片还获得了当年度的格莱美最佳古典类专辑大奖。

第二乐章:小步舞曲-三重奏(II. Menuetto-Trio)

第三乐章:终曲-快板(III. Finale-Allegro)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克拉克「丹麦王子进行曲」
(Prince of Denmark's March)

        17-18世纪的巴洛克时期,英国于古典音乐领域内的地位或许也如其地理位置远离于欧洲大陆一般,落后于意大利及德奥,能在当时盛名远播并对后世产生一定影响的作曲家也只有亨利·普赛尔(Henry Puecell c. 1659.9.10-1695.11.21)。作为教堂音乐中最常被用到的管风琴作品或是当时众多音乐家们最普遍的创作体裁。"音栓即兴曲"(Trumpet Voluntary)即后世专门用来指代巴洛克时期某些英国键盘(管风琴)作品之统称,其主要特征便是由缓慢的引子带出犹如号角齐鸣的快速乐段,且常伴有管风琴之音栓停顿。
        最著名的"音栓即兴曲"当属18世纪初由英国作曲家杰里迈亚·克拉克(Jeremiah Clarke c. 1674-1707.12.1)谱写的「丹麦王子进行曲」,据传该曲乃向当时的安妮女王之夫--丹麦王子乔治致意而作。因种种谬传而曾一度被误归入普赛尔笔下的这部回旋曲结构之名篇,其加入打击及铜管乐器(通常为古典小号)声部之版本更显典雅华丽、辉煌大气。庄严之下,一番盛世之景跃然眼帘;欢腾之上,数朝九五之尊镌入青鉴。作为欧洲皇室婚礼大典之御用曲目,自然携非凡气度令世人肃然起敬,怡然陶醉......

古典小号: 温顿·马萨利斯*** 
                  (Wynton Marsalis 1961.10.18- )
协奏: 英国室内乐团***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管风琴/指挥: 安东尼·纽曼***
                        (Anthony Newman 1941.5.12- )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舒伯特「阿佩乔尼奏鸣曲」之
首乐章: 不过份的快板
(Sonata in A minor for Arpeggione & Piano, D. 821: I. Allegro moderato)

        阿佩乔尼(Arpeggione),从外形上看,类似于维奥尔琴(吉他与古大提琴的结合体)--6弦24品,以琴弓擦弦演奏,名字或源于其所奏出的优美琶音(Arpeggio)。在西方乐器发展史上,这种犹如昙花一现的乐器在1823年由维也纳提琴制造商约翰·佐尔格·施陶费尔(Johann Georg Stauffer 1778.1.26-1853.1.24)制成后,尚未得到广泛推广便湮没在岁月长河中,唯一能佐证其短暂存在的,或许也只有弗朗兹·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受好友文岑茨·舒斯特(Vincenz Schuster)之邀,谱写的这部为阿佩乔尼与钢琴所作的的奏鸣曲。
        作品完成于1824年冬天,当时身染梅毒的舒伯特已是饱受病痛折磨,身心常常处于萎靡状态。此时,可能只有他一生挚爱的音乐才能令其暂时忘却痛苦,在精神上寻求慰藉。首乐章开始便由钢琴奏出极具舒伯特气质的绵长主题,优美而略带惆怅,好比充满希望的内心潜伏着一丝忧虑,深沉的弦乐低音随之进入,将这一主题带入更为忧伤的氛围,钢琴转为安静的伴奏音型,在节奏的渐快中,弦乐音色穿梭在高亢与低沉间,乐句情绪亦徘徊于欢笑与泪水中,然挥之不去,久久萦绕的却始终是那份最初的戚戚,在乐章的结尾,所有的一切似乎渐行渐远,却又在刹那间归入内心深处。柔板乐章似一条无声无息的暖流,抚慰着心底每一处不平与创伤,即便现实再过严酷,亦有片刻的美好闪现于眼前,教人不弃对生命的希冀。末乐章的轻快旋律在慢乐章的平静中自然隐现,如一朵严冬后初绽的蓓蕾,虽弱小,却蕴含无限生机,在钢琴连续低音和声伴奏之下,主题在如波浪般的弦乐起伏中,不断演进,最后的琶音让整部作品在憧憬中止息,自然也呈现出作曲家心中构想之完美画卷。
        「D. 821」在作曲家死后的几十年方被出版,或也真正让世人领略到了阿佩乔尼这种乐器丰富而独特的音色表现力,该曲本真演绎版于上世纪至今亦频频出现,却仍以现代大提琴或中提琴与钢琴的演绎版本最为人熟知和喜爱。

大提琴: 马友友***
            (Yo-Yo Ma 1955.10.7- )
钢琴: 艾曼纽尔·埃克斯
***
         (Emanuel Ax 1949.6.8- )

古水:

*Bach 330* --29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巴赫 《哥德堡变奏曲》之变奏15
(Goldberg Variations, BWV 988: XVI. Variatio 15)

浓重的忧郁情绪若蛛丝般重重交织在这阕缓拍的五度卡农之上,希冀与回忆有如时间轴上两个逆行的伴侣,不时回望却难于相忘,或许只有当两个心意相通的情侣用彼此无声的默契,才能连接起这近在咫尺却远若天涯的双钢琴间的鸿沟,把距离变成无隙,将缜密化为美丽,更将旧日的回忆煥作来日的希冀......

演奏: 尼娜·舒曼**(Nina Schumann)
          路易斯·马加良斯**(Luis Magalhães)

该专辑曲目或有缺漏 (点击聆赏)

江城子:

古水:

*Bach 330* --15
*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 《哥德堡变奏曲》之变奏8
(Goldberg Variations, BWV 988: IX. Variatio 8)

上善若水,你高,她便谦退,决不掩你每寸光辉;
上善若水,你低,她便委缀,决不露你一丝憔悴;
上善若水,你动,她便相随,决不撇你茕影相对;
上善若水,你静,她便依偎,决不扰你隐世韬晦;
上善若水,你热,她便暌违,决不容你恣意妄为;
上善若水,你冷,她便鼎沸,决不留你失意卑微。

上善若水。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道德经》

轻盈柔媚的旋律有着如水般的宁静与热烈,既可于16分音符之上风驰电掣,又迂过8分音符间的千沟万壑,跳动着的却是始自心底的那份最初的纯净与欢乐......

竖琴演奏:卡特琳·芬奇***(Catrin Finch)
女人如水,上善的女人更当若水,古水便以这首由前威尔士亲王御用竖琴女神弹奏的水般灵逸之哥德堡变奏曲,献给所有若水的女人们,祝女王节快乐!

专辑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古水:

*Bach 330* --10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 《G大调小步舞曲》
(Menuette in G major, BWV Anh 114)

        即便是离古典音乐最远之人,抑或是对巴赫最不熟悉之辈,想必也多会听过这首巴赫最最出名的曲子吧!G大调小步舞曲--小学音乐启蒙教材之启蒙篇,收录于巴赫第二任妻子安娜·玛格达琳娜(Anna Magdalena Bach 1701.9.22-1760.2.22)的音乐笔记本中,虽在其中不乏其他作曲家、巴赫家族其他成员甚至是安娜本人的作品,亦有人将其归于他人之作,然该曲简单质朴而又优雅曼妙的旋律,却更让人相信是作曲家本人献于爱妻的爱情礼物吧!
        原曲另配有一首G小调反始乐曲(Da Capo),被编为BWV Anh 115,常被用来与前曲同时演奏。找来一版古水主页近一年前推荐过的古典爵士合辑,听听当巴赫遇上爵士,舞曲配上鼓点,会有如何神奇的效果!今天是中国传统的元宵佳节,也借这曲的欢乐气氛,祝愿大家良宵愉快!

ps: BWV--德语:Bach-Werke-Verzeichnis(巴赫作品目录)
      Anh--德语:Anhang(附录)
      指挥:鲁迪·慕斯迈耶(Rudi Moosmeier)

专辑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G大调小步舞钢琴版 (点击聆赏收藏)

G大调小步舞古典吉他版     G小调小步舞古典吉他版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之
德彪西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法语:La fille aux cheveux de lin/英语:The girl with the flaxen hair)

是谁坐在盛开的苜蓿花丛中,
自清晨便在放声歌唱?
那是一位有着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她那樱桃般的嘴唇美妙无双。
在夏日明媚的阳光下,
云雀般的歌声在回荡,
爱情在她的心中酝酿滋长......

        这阕清新雅致的田园诗出自法国诗人夏尔·马利·芮内·勒贡特·德·列尔(Charles Marie René Leconte de Lisle 1818.10.22-1894.7.17)发表于1852年的诗歌《苏格兰之歌》(Chansons écossaises)中的一首,表达了作者对美好与天真事物的向往与讴歌。“亚麻色头发的少女”由此也成为了许多艺术形式中象征纯真的符号。法国印象派作曲家阿希尔-克劳德·德彪西(Achille-Claude Debussy 1862.8.22-1918.3.25)于1882年曾据此谱写了一首法语抒情歌曲(mélodie)献给他当时的情人Marie-Blanche Vasnier,属其未正式出版的早期作品,而鲜有人知。
        今天人们熟悉的这首《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则收录在德彪西于1909年至1910年间的为独奏钢琴而作的12首前奏曲集(24首前奏曲之第一卷)中。谓之“前奏曲”(Prélude),却与早前的巴赫或肖邦之同名体裁在音乐表现形式和结构上已然有别-- 首先是标题的出现,更使之区别于传统的则是作曲家所最擅长的以音响激发感官联想之创作手法。乐曲中每一个音调和音色都被形象地赋予了不同的色彩,通过演奏中对作品的还原和再创作,旋律犹如被染上了画家笔下丰富的颜色,栩栩如生地将音乐形象幻化作一幅朦胧而又清晰的印象派画作。
        乐曲开始便以五声调式呈现出静谧清新的主题,有如轻柔的晨风,又似带露的羞蕾;微微起伏的三拍节奏让人隐约中看到了一位踯躅花丛中的美丽少女,迎风起舞的亚麻色长发下缀着纯真的笑容,眼波流转间满是醉人的憧憬;弦音渐歇时,沁人心脾的甜美歌声却已伴隨温暖的阳光,久久地滞留在了每一个听者的心中......

ps: 推荐分享该曲的古典吉他改编版,由法国古典吉他演奏家皮埃尔·拉诺(Pierre Laniau)传神演绎。

Bonus: 德彪西本人钢琴弹奏该作品的历史录音(点击聆听)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之
贝多芬第四交响曲/李斯特钢琴改编版之末乐章: 不太快的快板
(Symphony No. 4 in B Flat Major, Op. 60/Arr. Liszt, S.464: IV. Allegro ma non troppo)

        钢琴与交响曲,前者是音域凌驾于众多独奏乐器的绝对王者,后者则以丰富音色表现力傲视所有古典体裁,当他们不期而遇,又将会产生何种奇妙的效果呢?
        时间回到1823年4月23日的维也纳,金碧辉煌的音乐厅舞台上,一位少年正熟练而专注地演奏着钢琴曲,台下听众鸦雀无声,曲毕,一位霜鬓老者在满场的掌声中缓步走上舞台,热烈地亲吻了少年的双颊和额头,并激动地说道:“继续吧!天之骄子,你将自此为世人带来喜悦和快乐,这将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此时,如雷的掌声和如潮的鲜花霎时将舞台淹没......少年便是以后将钢琴艺术推向前所未有高度的匈牙利钢琴家/作曲家弗朗兹·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0.22-1886.7.31),而老者正是“乐圣”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天资、勤奋外加前辈们的祝福与引荐,使步入青年后的李斯特不仅迎来了演奏事业的黄金期,更是开辟了对其一生音乐创作举足轻重的钢琴改编之路,从对较早的巴赫、莫扎特、舒伯特,到同时期的帕格尼尼、柏辽兹、瓦格纳;从德奥巴洛克古典主义到意法乃至俄罗斯浪漫派;从器乐独奏曲到管弦乐协奏曲,甚至是自己的很多作品,都留下了其不凡的手笔,其中不乏像根据帕格尼尼小提琴协奏曲主题改编的炫技曲《钟》(Campanella),更有启发和影响李斯特一生创作方向的标题音乐之父柏辽兹的名篇《幻想交响曲》(Symphonie Fantastique)等,当然,最后不可不提的便是作为其儿时偶像并敬重一生的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之钢琴改编。
        约在1836年,李斯特便思考对贝交的钢琴移植,贝五、贝六、贝七是最早完成钢琴改编谱的三部,其后“英雄”的第三乐章也得以改写并同先前三部陆续得以发表,作曲家本人也曾多次在欧洲巡演中以出色之技巧演奏过这些作品。交响曲是从结构、色彩到内容层层递进,高度统一的高阶音乐形式,想仅以区区十指敲击八十八个黑白键来挑战整个管弦乐队的音色,确非易事,更何况还要在保持作品原有结构不变且充分还原原作所表达内容之情形下,若无对作品之精髓有绝对透彻之解读和参悟,常人实难以为之,加之“乐圣”之作品亦绝非一般强调炫技的音乐匠人的卖弄之作,其改编难度自不言而喻,李斯特本人也曾在起初就告诫出版商:改编版不可能超越原作,只能尽可能还原其精神本质。早年的李斯特虽在其演奏甚至自己的作品中不乏技巧的炫耀,然毕竟有取悦听众,追逐潮流之意。而在贝神作品面前,后世却听到了其对原作的无比忠实,亦步亦趋,谨小慎微,哪怕是原作中最无关紧要的细节,亦是其斟酌再三,反复思量的呈现,或因世人太过熟悉贝多芬,太过热爱他的音乐了,任何一丝微不足道的偏差便会引来拥趸们的反感甚至唾弃,这当然也是李斯特这位超级粉丝所深刻知晓的,因此我们在听贝四末乐章开始不久处左右手同时快速击键模仿乐队多声部齐奏时,便有了那段左手气喘吁吁的踉跄追逐,然细想,一人一琴毕竟独木难支,何以敌过四个器乐声部?当你正要嘲笑乐器之王在表现交响曲时的力不从心时,隆隆的震音所昭示出的辉煌气势却又顿时横贯双耳进而直捣心灵,令你收敛起狐疑的目光,流露出惊叹的眼神,无数次在脑中回荡的无穷动的主题于乐队版本中总嫌不够快,却在琴键慢半拍的猛力砸击和飞速轮指交替间,怯生生地被感动到手舞足蹈且意犹未尽时方恍然,这不恰恰是贝多芬所标注的“不太快的快板”吗?许是敬畏之心,让李斯特对贝多芬原作未敢有擅自的造次,哪怕暴露出某些段落的不足与拙劣;又是崇敬之情,使李斯特得以对原作主旨精神的深刻把握,却不避讳对某些乐句在处理上大胆创新,并将擅长的炫技收敛于音乐内容之后,只在必要时才予以适当展示,这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形式服务于内容吧!
未完待续......

ps: 钢琴独奏--希普林·卡萨利斯(Cyprien Katsaris 1951.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