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德彪西「贝加莫组曲」之“月光”
(Suite bergamasque, L. 75. III. CLair de Lune)

你的心灵是神赐的风景,
假面舞的绚丽教人忘情,
舞步穿梭于悠扬的琴声,
却终究,难掩面具下的凄清。

音符的絮语编织成歌曲,
唱颂爱之凯旋生之赠与,
如梦似幻故而教人犹豫,
缥缈中,和着月色不绝如缕。

月光迷离中氤氲着忧伤,
把枝头的鸟儿拂入梦乡,
教喷泉掠过雕像的冰凉,
呜咽着,向那夜空纵情歌唱。
 
                「月光」- 保罗·魏尔伦(Paul Verlaine) 

演奏: 佐尔坦·科奇什***
          (Zoltán Kocsis)

壁虎小漫步:

阿羊.:

幸亏还有几个因羞愧而提前死去的人 

幸亏还有几个因羞愧而推迟复活的人 

谢谢这样的人——

古水: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词。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触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诗歌: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Me gustas guando callas)
作者: 帕布罗·聂鲁达
          (Pablo Neruda 1904.7.12-1973.9.23)
中译: 李宗荣
音乐: 镜中镜(Spiegel im Spiegel)
版本: 小提琴与钢琴版
作曲: 阿尔沃·帕特
          (Arvo Pärt 1935.9.11- )

古水: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罗德里戈「春天摇篮曲」
(
Berceuse de printemps)

玫瑰放射最细微的芳香
星星闪烁最纯洁的光芒
夜莺用最深沉的啼声
将夜色的美丽尽情地歌唱
稚嫩的花香使我不爽
神圣蓝色的闪烁使我前额无光
夜莺嘹亮的歌声
使我不幸地哭泣忧伤
那并非无限的惆怅
用美妙甜蜜的舌头
舐着我古老的心房
请你让玫瑰为我放出馨香
让星星为我燃起诗的火光
让夜莺为我快乐地歌唱
      --胡安·拉蒙·希梅内斯

        「春天摇篮曲」,是留下传世吉他名篇「阿兰胡埃斯协奏曲」的西班牙钢琴家、作曲家华金·罗德里戈(Joaquín Rodrigo 1901.11.22-1999.7.6)创作于1928年的一部钢琴小品,也是继五年前所作的「秋天摇篮曲」(Berceuse d'automne)后又一部同类风格之作品。钢琴那如梦如幻的弦音,似一阕清新的小诗,伴着暮春田野的芬芳,焕作心灵的回响,盘绕在梦开始的地方,教人渐渐滑入甜美的梦乡......

音轨链接 (点击聆赏)

欠自己一个梦想

边城诗社:


文/ 青慕


梦见,十年前的光阴


和十年前的自己


提着刀,凶凶而来


逼问我,梦想何在



醒后,我竟哑口无言


疑惑着,猜想着


是不是残饿的现实


已把梦想给吃掉了


存档灵魂:

告别——我只能演悲剧角色。雷电和玫瑰,从来没有为我而互相问安。我没有创造过世界,没有造过时钟和波浪,也没有期望麦子上有我的肖像......旅人自问,是不是浪费了光阴,把路推至更远处,却又回到原来的起点悲叹,回来耗掉一份故我,回来再度告别,再起程。


【智利】聂鲁达


我只能演悲剧角色。

雷电和玫瑰
从来没有为我而互相问安。

我没有创造过世界,没有
造过时钟和波浪,也没有期望
麦子上有我的肖像。

既然在从未到过的地方也失去那么多,
我惟有绝迹于驻足之处
而留住意之所钟,
只让一座金山
溶入一杯冬水。

旅人自问,是不是浪费了光阴
把路推至更远处
却又回到原来的起点悲叹
回来耗掉一份故我,
回来再度告别,再起程。


最伟大的科幻小说

今日阅读:

文/埃里克.斯通恩特


我把刚来的退稿信胡乱地和以前的退稿信放在了一起。望着这沓足足十厘米厚的废纸,我突然觉得一阵绝望,也许我真的就不是当科幻作家的料——不管怎么说,我还在给一家新兴的量子计算公司干活呢,这活儿本身就几乎是科幻了,虽然我实际做的只不过是管理网站。也许我离科幻最近也只能到这地步了。


第二天,在办公室附近的一个餐馆,我一边舀着薄荷奶昔,一边对卡勒布(我的同事,一位量子回路专家)说:“我觉得这辈子甭想指望我的名字上杂志了。”


“别放弃,”他说,“你是个很棒的作家。”他读过我的几篇小说,帮我检查有没有哪些地方的科学部分弄错了。...


JUN1107:

翰林院邊休:

        何塞·马蒂(José Martí)出生于1853年,在他17岁时,便积极投身于古巴的民族独立运动,也因此遭西班牙殖民统治者流放,一生长期于流亡中度过,其中包括在纽约的12年。作为西班牙语世界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何塞一生共创作了70部著作、诗歌、小说和论辩文章。在他42岁那年,何塞回到了祖国,在一场失败的起义中被杀害。以下这篇是作者生前留下的最后一部诗歌,在他死后,人们将其作为歌词配上这段流行的乐曲久久传唱......

歌词中英文意译(诗歌原作节选)

I am a truthful man
from the land of the palm trees
怀着一颗真诚炽热之心,
我来自那阳光棕榈沙滩。
And before dying
I want to share these poems of my soul
在那躯体行将消亡之际,
我愿分享这灵魂的诗篇。

My poems are soft green
My poems are also flaming crimson
那是孕育绿意生机之诗,
那是饱含如火热情之歌。
My poems are like a wounded fawn
seeking refuge in the forest
如受伤渴求生存的幼鹿,
在林间寻找安全的庇护。

I cultivate a white rose
in July as in January
我亲手种下这白色玫瑰,
期待花蕾绽放年复一年。
For the sincere friend
who gives me his hand frankly
只为休戚与共患难之交,
相距千里却又亲密无间。

And for the cruel one
who tears out the heart with which I live
面对残暴小人无情之辈,
冤冤相报莫如一笑嫣然。
I cultivate neither nettles nor thorns
I cultivate a white rose
我依然种下这白色玫瑰,
期待荆棘中的美丽娇艳。

With the poor people of this earth
I want to share my fate
我愿承受这命运的暴虐,
只为将这世间苦难分担。
The streams of the mountains
please me more than the sea
何须留恋那异国的海水,
慰我心者是家乡的山泉。

ps:曲名--关塔纳梅拉(Guantanamera)
     作曲--何塞托·费尔南德兹(Joseíto Fernández 1908.9.5-1979.10.11) 
     作词--何塞·马蒂 (José Martí 1853.1.28-1895.5.19)
     演唱--皮特·西格尔(Pete Seeger 1919.5.3-2014.1.27)

吉他器乐演奏版链接(点击聆听)

古水:

        The Sound of Silence(寂静之声),六十年代美国二人摇滚、民谣组合Simon & Garfunkel(西蒙与加芬凯尔)的首支冠军单曲,词曲由成员之一的Paul Simon(保罗·西蒙)于1964年创作,组合也凭借此曲进入当时的主流音乐界,并由此成为一代人心中最美的声音。
        作为一首针砭时弊的歌曲,Paul Simon在当时美国内忧外患的大背景下洞悉出整个社会对于价值观的扭曲理解和人与人之间充斥着的浮躁心态,以第一人称叙事诗的形式道出了“人人言不由衷,听而不闻”的虚伪与疏离。虽是首五十年前的老歌,然而平静的吉他伴奏下,其极富哲理的歌词却是让今天的我们听出了一份隐隐的焦虑与无奈--若是人人都埋头于现代科技所带来的霓虹文明,那么“先知”的预言便只能似“寂静之声”悄无声息地飘落回荡于无数沉默的井中......

The Sound of Silence
寂静之声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你好黑夜 我的老友
I've come 2 talk with U again
我又来同你促膝聊天
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
似乎曾有幻影飘忽眼前
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
悄悄播种于我记忆之间
And the vision that was planted in my brain
这幻影于脑海时时浮现
Still remains
刻刻盘桓敲打我的无眠
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
在这冗长无声的寂静里
In restless dreams I walked alone
我独自徘徊于梦境的不安
Narrow streets of cobble stone
踯躅在幽长的鹅卵石街面
'Neath the halo of a street lamp
茕立于街灯那昏暗的光环
I turned my collar 2 the cold & damp
我竖起衣领抵御长夜孤寒
When my eyes were stabbed by the flash of a neon light
That split the night
在夜空中霓虹闪烁的刹那
光芒刺穿黑暗中我的双眼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
这光芒打破了寂静之声
And in the naked light I saw
当黑夜暴露于无遮灯下
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
我得以窥视这芸芸众生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人们言不由衷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人们听而不闻
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
歌曲词不达意虚掩心声
And no one dare
Disturb the sound of silence
举世皆醉于这如梦幻境
却无人敢破这寂静之声
"Fool" said I "U do not know."
"愚蠢无知的人们"我喝斥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
沉默会如癌症滋生蔓延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U."
洗耳恭听才识金玉良言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U."
挽我双臂方能回头是岸
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rain-drops fell
可我的话语只如雨滴悄然
And echoed in the wells of silence
无声地回荡于那寂静之源
And the people bow & prayed
人们依旧虔诚膜拜祈祷
To the neon God they made
将这霓虹文明视作骄傲
And the sign flash out its warning
无意理会他闪烁的忠告
In the words that it was forming
更不解其所预示的征兆
And the sign said "The words of the prophets are written on the subway walls & tenement halls"
先知的箴言早已被镌刻
在那地下铁和公寓通道
And whispered in the sounds of silence
犹如寂静之声久久萦绕

. . . . . . . . . . . . . . . . . . .

存档灵魂:

似水年华——当某一天,亲眼见到一棵落尽了叶,只剩一树枝干的树,满树的枝干,清晰,坚强,勇敢。轻轻地剥落表皮,看得见脉络,却也见伤痕……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智利】耶鲁达

 


相思成灰,成灰亦相思
一曲杨柳枝,万条吹不展,昼夜起相思
一寸相思一寸灰,
寸灰难解寸相思。
这灰落尘入土,成泥成尘。

 

想念你!
在每个夜晚,带着期待入眠……
梦里有日思夜想的你
你没有改变,依旧的容颜
变化的是时间,这样匆匆……

 

想念你!
在每个晨曦,带着泪滴醒来……
总在梦醒时消失,
只留下破碎的背影
我知道我又一次的轮回沉沦于你的记忆里
游走于街头,看着人潮汹涌,


想念你!
一切成了你的影子
希望我的思念可以穿越时空,经受岁月的洗礼

 

明知相思苦,
无奈苦相思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
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当某一天
亲眼见到一棵落尽了叶,只剩一树枝干的树
满树的枝干
清晰,坚强,勇敢
轻轻地剥落表皮
看得见脉络
却也见伤痕……

 

在双唇与声音之间的某些事物逝去
鸟的双翼的某些事物
痛苦与遗忘的某些事物
如同网无法握住水一样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
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张晚讴:

不要被X Japan的外表所迷惑,在他们的内心隐藏着一股巨大的悲伤。

日本有几支乐队不能忽略:阴阳座,彩虹,G4以及X Japan。

我不能把这首《Endless Rain》和Guns&Roses的《November Rain》相比,但是我想这首歌不比枪花的那首差。

曾几何时,我只是在摇滚乐中疗伤的一个人,一个真正的摇滚歌迷一定是内心伤痛无比的人。

今夜一直咳,无休止的,这让我伤感,让我绝望。

翻出这首歌听,听得泪如雨下。

我不想让你们悲伤,只是我今夜太悲伤。

让这无尽的雨浇灭我,让这无尽的雨洗涤我,如果我还有过去,如果我还有将来。

PS:最近餐厅都在放莫西子诗《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我可以毫不留情的说,这首歌其实只适合听一遍,因为他本不是多情不自禁,而是矫情至极。另外,民谣其实就是小众的,当它大众的时候,实际上它已经失败了,如宋冬野《董小姐》。再有,如果说真正的深入人心的还是摇滚乐,而不是民谣,比如说Pink Floyd,比如说The Doors,比如说Guns&Roses,民谣能真正深入人心,感染灵魂的作品真的不多,就像我最近拒绝听李志,原因很简单,我听出了虚假,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