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西贝柳斯「忧伤圆舞曲」
(Valse Triste, Op. 44/1)

        入夜,忽明忽暗的炉火边,病弱的妇人气息奄奄,寒意裹着疲惫令床榻边陪伴的幼子睡意沉沉,不祥的氛围在木屋中弥散。远处隐约传来一段旋律,如夜的精灵般潜入屋内,暖意和光亮霎时传向四壁,妇人醒来,神情恍惚地随着节拍摇动身躯,她的眼前赫然呈现出一番热闹的舞会场景,兴奋的宾客们翩然起舞,却对她的存在视而不见,任凭其目光中流露出的善意邀请。她累了,倒向床边,人们随着音乐止歇而散去,尚未尽兴的妇人却用自己残存的气力召唤着舞会的继续,而此刻,音乐和舞步渐趋狂乱,令她陷入无比惊恐,伴着三记沉重而急促的叩门声,化身为妇人亡夫的死神猝然降临。一切喧嚣归于沉寂,幼子在寒颤中惊醒,炉火已灭,泪湿双颊。
        让·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 1865.12.8-1957.9.20)为其内兄,作家阿尔维德·雅涅菲尔特(Arvid Järnefelt 1861.11.16-1932.12.27)1903年的剧作「死神」(Kuolema)谱写的六段配乐,以这首著名的管弦乐舞曲开始,其单独的曲名和现用编号则是分别源自作曲家在次年的改编版和逝世后的出版序号。整首乐曲忧伤与喜悦的情绪交迭互现,作曲家孕育自冰寒霜冻下的冷艳气质同晚期浪漫主义的悲观情调,巧妙融合并创造出神秘却不乏现实意义的音乐语汇,古典圆舞曲形式的轻快优雅被赋予了双重的人生象征意,有觥筹交错,高朋满座的幸福喜悦,亦有失志沦落,死生契阔的悲恸凝噎。
        浓重的管弦乐色彩加之标题音乐的叙事性,使这部作品常被后世归为单乐章音诗来演绎,优美的旋律虽带有沙龙味,却也极具反复聆听之趣!

演奏: 费城管弦乐团***
         (Philadelphia Orchestra)
指挥: 尤金·奥曼蒂***
         (Eugene Ormandy 1899.11.18-1985.3.12)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马勒「第五交响曲」
第四乐章: 小柔板-极柔缓
(Symphony No. 5: IV. Adagietto. Sehr langsam)

        对于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 1860.7.7-1911.5.18)的交响曲作品,实非偶尔听过其几个乐章甚至夜夜无数遍循环不同版本,便会教人习惯性地萌生爱意,亦非细读每一篇评论大家奇思妙想的高谈雄辩,即可造次地随意发表所谓的“乐评”,作为一名凡人,更于那些不善思索,视心灵鸡汤为精神养料者,终其一生,亦未必能在马勒以音符构筑的宏大诗篇中觅得生命长河中时时闪现的亘古真谛。
        “五交”,在此当循作曲家之本意,省去调性的标注,任音符打破传统的桎梏,更使思想挣脱理性的羁束。在1901年罹患内出血而与死神擦肩而过后,马勒对死亡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早前出现在其交响曲中的那个虚幻缥缈且倍受其调侃乃至抗辩的死神形象,变得从未有过的触手可及与不可回避,恐怖外衣下令世人讳莫如深的颓废魅力却仍似精神鸦片一般令其恹恹沉溺,于是马勒在第一乐章近乎毫无抵制地屈从于死亡号角的召唤,在庄严迤逦的葬礼进行曲中目送着一个理想主义者的逝去,然癔症的性格再一次令其迷恋于死亡和其如恶之花般的魅力,在二乐章中不厌其烦地以长篇累牍继续死生探究的游戏。三乐章以诙谐的情绪展开了一段人世的欢舞,“不太快且有力”的速度提示下朝气蓬勃的连德勒舞曲节拍呈现的是病愈后的喜悦,更是作曲家于现实美好中寻得之片刻慰藉,却是在与主题相伴而生之冲突旋律中透露着丝丝挥之不去的焦灼和忧郁--或是来自心底对于死亡的真正恐惧,又或是对于几番歌舞升平下世俗幻境之讪讪嘲讽,醒世的号角再次响起,粗暴却不入绝望,将尘世的美梦撕裂。竖琴袅袅仙音交织下的弦乐小柔版是整部作品中的“另类”乐章,一切痛苦或躁动情绪瞬间被温存与浪漫情致覆盖,那是马勒对于自己生命中至爱--阿尔玛的爱语宣言,更是灵魂之于死生拷问风浪中的静谧港湾,此刻,纯洁之爱令马勒重回他向往的天堂,教他纠结而难以摆脱的矛盾对抗暂得平息。如同一、二乐章的乐旨延续,末乐章中对“爱情颂歌”之迢递共筑起这部交响长篇的第三部分,低音部深沉的挽歌终究无法掩去铜管乐声部辉煌的主题升华,好比爱与生命的延续终将胜却暂存的阴郁,节拍速度和音乐情绪的逆转,叙写生命长河中不得不直面且亲历的所有喜怒哀乐,教人沉沦,又激人奋进,而这一切都只在三乐章中多重织体的并存演进中,投射出诸多看似纷繁无序,实则奇巧有致如美钻切面的璀璨光辉,谁又能一叶障目而取其一二呢?
        作为马勒十部交响曲中转折之篇的“五交”,堪称其个人创作风格与思想境界嬗变的里程碑之作,作曲家将人生的不同对立面高度统一到一部完整的音乐中,进而把生命的真谛高度浓缩,爱与死亡,在之中成为两个反复出现,相互盘旋的永恒主题!这也是值得作曲家本人、演绎者乃至每一位听者用一生来思考的主题!

整部作品链接 (点击聆赏)

演奏: 新爱乐乐团***
         (New Philharmonia Orchestra)
指挥: 约翰·巴比罗利爵士***
         (Sir John Barbirolli 1899.12.2-1970.7.29)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奥芬巴赫/罗森塔尔 芭蕾舞剧「快乐的巴黎人」序曲
(Gaite Parisienne- Overture)

        巴黎是出生在德国的犹太裔作曲家雅克·奥芬巴赫(Jacques Offenbach 1819.6.20-1880.10.5)音乐事业的起点和终点,亦是孕育他丰沛创作灵感的土壤。一生创作的近百部轻歌剧以通俗幽默、雅俗共赏的形式确立了其“法国轻歌剧奠基人”之地位。
        「巴黎人的生活」(La vie parisienne)是完成并上演于1866年的四幕喜歌剧(初为五幕),整剧以轻松而略带讽刺的情节配以奥芬巴赫擅长的优美旋律,真实描绘了一幅巴黎上流社会的众生相。其间穿插的大量舞曲音乐皆来自于民间,虽然带有媚俗和娱乐性元素,却博得了当时不同阶层的广泛青睐,使其成为作曲家最受欢迎的歌剧之一。法国作曲家/指挥家马努艾尔·罗森塔尔(Manuel Rosenthal 1904.6.18-2003.6.5)在1938年以该剧情节为蓝本,结合奥芬巴赫多部歌剧中的音乐素材,重新编排的独幕芭蕾舞剧「快乐的巴黎人」,以情调各异,风格多变的24段乐曲让人领略到浪漫之都的风情万种--有波尔卡的活泼轻盈、华尔兹的优雅曼妙、进行曲的凝重庄严、更有康康舞的热烈奔放以及船歌的韵律悠扬,丰富的现代管弦乐配器更将创作者惊人的才思跃然于不息涌动的音符激流之上,教听者身心不由随着节拍起舞,倍感舒畅!
        推荐的这版复刻唱片源自83年André Previn携PSO在Philips的录音,同时收录奥芬巴赫「巴黎人的生活」、「佩里绍莱」、「美丽的海伦」以及「地狱中的奥菲欧」等歌剧的序曲,也是除受热捧的Fiedler/Boston Pops之54年RCA名版外,该曲目上佳之选! 

演奏: 匹兹堡交响乐团**
         (Pittsburgh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安德烈·普列文*** 
         (André Previn 1929.4.6- 

Bonus: 专辑链接(点击聆听)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柴可夫斯基「波兰舞曲」
(Eugene Onegin, Op. 24 - Act. III: Polonaise)

        叶甫根尼·奥涅金(又译:尤金·奥涅金)是俄国诗人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 1799.6.6-1837.2.10)笔下的一位纨绔子弟,年轻时的他,冷漠地拒绝了乡村姑娘塔蒂亚娜的纯洁爱情,更在决斗中射杀了好友-诗人连斯基,自我放逐以期寻求内心解脱的他,在多年后偶遇已是上流社会名媛的塔蒂亚娜,不禁感慨万分,随即向其表达爱意,却被严词拒绝,昔日高傲的浪荡子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93.11.6)于1878年以普希金这部诗歌体小说完成的三幕同名歌剧,撷取了原作中围绕主人公的几个高潮段落,辅以旋律独特的俄罗斯民族音乐,弱化了一般歌剧中强调的叙事性,从而体现出与文学作品相一致的抒情性,同年3月在莫斯科的首演由作曲家的挚友尼古拉·鲁宾斯坦(Nikolai Rubinstein)指挥,获得极大成功。
        除了多处细腻表现人物内心的优美唱段外,该剧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则是多次出现的舞蹈场景音乐,这首第三幕开场的波兰舞曲(波罗乃兹)以雄壮嘹亮的铜管乐揭开格列明亲王宫廷舞会的序幕,也为气氛渲染和男女主人公的再次相遇作了铺垫。该曲与第二幕的华尔兹作为老柴最著名的管弦乐舞曲作品,常被独立于歌剧之外奏响于音乐会舞台。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小泽征尔***
          (Seiji Ozawa 1935.9.1- )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德利布 芭蕾舞剧「希尔薇娅」
第一幕场景音乐: 女猎神的号角
(Sylvia - Acte I: Les Chasseresses)

        「希尔薇娅」是“芭蕾音乐之父”- 莱奥·德利布(Léo Delibes 1836.2.21-1891.1.16)继「葛蓓莉娅」成功之后又一部三幕芭蕾舞剧,剧情取自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诗人塔索(Torquato Tasso)的诗歌「阿明塔」,由当时的芭蕾舞者梅朗特(Louis Mérante)编舞。
        整剧讲述了牧羊人阿明塔(Aminta)无意中爱上了狩猎之神戴安娜(Diana)的侍女希尔薇娅(Sylvia),爱神(Eros)从中撮合,却为邪恶猎人奥利昂(Orion)所破坏,当发现自己也倾心于牧羊人时,希尔薇娅求助于戴安娜,并最终得到神明的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作为瓦格纳音乐推崇者的德利布,将前者倡导之主导动机用于芭蕾音乐的创作,并以加强的管乐声部突出了舞剧配乐的交响属性(如推荐的这段出自第一幕女主人公出场之管弦乐),从而使音乐更好地铺垫剧情之发展,加之梅朗特新颖而前卫的舞蹈编排,在当时舞台演出过多依赖于花哨的服装、豪华的置景与大牌明星之媚俗倾向中,可谓独树一帜。当时刚完成了「天鹅湖」音乐创作的柴可夫斯基,亦对该剧音乐之丰富旋律及巧妙创新赞不绝口。
        该剧在1876年首演时,法国浪漫主义芭蕾几已走向没落,糟糕的剧本与过气的神话题材差点将其从人们的视线中掩去。瑕不掩瑜,20世纪50年代,经由皇家芭蕾舞团的阿什顿爵士(Sir Frederick Ashton)重新编排,芭蕾女皇玛戈·芳婷(Margot Fonteyn)演绎后,德利布的这部佳作得以复兴,并成为法国芭蕾舞剧之代表作。

演奏: 巴黎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
           (Orchestre du Théâtre National de l'Opéra de Paris)
指挥: 让-巴蒂斯特·马里
***
           (Jean-Baptiste Mari)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瓦格纳 歌剧「漂泊的荷兰人」序曲
(Der fliegende Holländer- Overture)

        荷兰航海者妄图征服海洋,却言语冒犯神明,被诅咒终生漂泊海上,永世不得超脱,除非能觅得一位真心爱他的女子,以死亡破除咒语,获得灵魂救赎。为此,每过七年海浪会将荷兰人的船送回陆地,作短暂停留,让其寻找自己的拯救者,无数个七年后,荷兰人的船驶入了挪威的一个平静港湾......
        威廉·理查德·瓦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 1813.5.22-1883.2.13)完成于1841年末的三幕歌剧「漂泊的荷兰人」最初的创作动机来自于他与发妻敏娜的一段惊心动魄的海上旅行(实为逃难),挪威特维德斯特兰的峡湾成为了他终生难忘的避风港。回到欧陆的瓦格纳基于海涅(Heinrich Heine 1797.12.13-1856.2.17)的文学作品「施纳贝勒渥普斯基先生的回忆录」结合自己的亲历,将一段具神话色彩的浪漫故事搬上了舞台。瓦格纳在这部亲手撰写剧本的歌剧作品中,首次尝试运用了主导动机--与人物及主题相关之音乐元素,更是在最后谱写的序曲中,将这些主导动机按剧情发展有机串联,从而以管弦乐高度浓缩地概括了整部歌剧。
        序曲开始便藉狂暴有力的乐队齐奏表现出惊涛骇浪与狂风暴雨之主题,并为全剧悲剧结局打下伏笔;荷兰人(Dutchman)的主题隐隐夹杂在粗暴的和弦中,显得孤立无助,却又渴望救赎;乐句转入单簧管与长笛声部,平静的港湾中再次出现了荷兰人的主题,却已被象征善良与美丽的森塔(Senta)主题柔化;暴风雨的宿命动机从来不曾消失,作为戏剧背景总与正面主题顽固纠缠,相辅相成,直至最终女主人公殉情,诅咒破除,音乐情绪升华。
        瓦格纳曾将这部歌剧喻为自己创作生涯的转折,自此他以诗人身份自居。确实,该作品标志着他渐渐跳脱了一般意义上的歌剧匠人,而向着他的“乐剧”理想迈出了第一步。瓦格纳是一位骨子里崇尚自由却又笃信神话、深究哲学的浪漫主义者,某些在他生命中的事件会引发他的无限想象和创作激情,进而编织成音画诗卷。「漂泊的荷兰人」于1843年由作曲家亲自指挥,首演于德累斯顿,获得成功,并一直是拜罗伊特音乐节的保留曲目之一。一百多年后,一位对瓦格纳崇拜得五体投地的日耳曼人在妄图征服世界的举动功败垂成后,试图从曾经庇护了其偶像的挪威峡湾东山再起,然而,命运之神并未对之投以青眼,他沦为世界的头号恶魔,遭人唾弃。而瓦格纳的音乐却仍被今天的无数人所膜拜!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乔治·索尔蒂爵士***
          (Sir Georg Solti 1912.10.21-1997.9.5) 

Bonus: 更多瓦格纳音乐分享(点击聆听)

-- 曲目1              -- 曲目2             -- 曲目3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里姆斯基-科萨科夫「西班牙随想曲」之
 第三乐章: 晨歌
 (Capriccio Espagnol, Op. 34: III. Alborado)

 

        位于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有着湛蓝的天空与清澈的海水,更有着最为热情的人民,不同地域的风俗孕育出了异彩纷呈的音乐和舞蹈,成为历代无数西班牙音乐家灵感的源泉,更是引来众多的异国作曲家为之谱写赞歌。
         19世纪俄罗斯“强力集团”成员之一的尼古拉·安德烈耶维奇·里姆斯基-科萨科夫(Nikolai Andreyevich Rimsky-Korsakov 1844.3.18-1908.6.21)创作于1887年的五乐章管弦乐组曲「西班牙随想曲」,以西班牙阿斯图里亚地区民歌主题为基础,丰富绚丽的配器伴上活泼且极具异国风情的旋律,让人仿佛置身洒满阳光的浪漫国度,随着一声欢快的晨歌迎接新一天的朝阳,思绪插上翅膀在乐声中飞翔,耳边时而有晨歌回荡,更向着吉普赛歌谣传来的方向,恍然将心情引至方丹戈舞曲的激昂!
         「西班牙随想曲」作为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两部充满异域色彩的管弦乐作品之一(点击聆听另一部),出色的配器自然担当者极其重要的角色。为了创造出更为活泼流畅的音乐语言,作曲家甚至将该作原先的小提琴协奏曲形式改为如今的纯粹管弦乐曲,独奏乐器的表现自然也是减弱并融入到乐队的声效中了,强烈的民族音乐元素,教人一听难忘的同时,更对西班牙产生了无比丰富的遐想。
         推荐这版来自DECCA唱片在1957年的经典录音-España(西班牙),西班牙指挥家阿根塔率LSO创造出的该曲演录音效至今无人能敌,第三段的“晨歌”是首段乐曲不同调性及配器之演绎,仔细用你的耳朵听听里面concertmaster所带来之令人惊艳的小提琴音色吧!

整部作品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I. Alborada(晨歌)
 II. Variazioni(变奏)
 III. Alborada(晨歌)
 IV. Scena e canto gitano(场景与吉普赛歌谣)
 V. Fandango asturiano(阿斯图里亚风格的方丹戈舞曲)

 

演奏: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阿托尔弗·阿根塔***
           (Ataúlfo Argenta 1913.11.19-1958.1.20)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霍尔斯特「行星组曲」之
木星--欢乐使者
(The Planets
, Op. 32: Jupiter, the Bringer of Jollity)

        人类若只是一味将视线停留在当下和前人留下的文明之上,不去开拓思路并放眼于未来,那便不会有进步,亲手缔造的文明亦将成为限制自身发展的囹圄。
        1913年春,英国作曲家古斯塔夫·霍尔斯特(Gustav Holst 1874.9.21-1934.5.25)在其好友,作家克利福德·巴克斯之建议下,着手以占星学为题材进行创作,历经从1914年一战爆发前夕到1916年的三年断断续续创作,七部音乐情绪迥异的键盘作品(钢琴四手联弹及管风琴独奏)相继问世,这也正是其后经作曲家亲自改编而广受赞誉的管弦乐组曲--「行星」的原始初稿。虽以当时太阳系已知的除地球之外的七大行星命名,却全然没有天文学意义上的联系;虽为每个乐章加注了名称与标题,亦全然不是对浪漫派标题音乐的继承;或许脱离了传统神学内涵并顺应当时科技进步的思维方式,才更能解释这套作品所要真正传达的深意--人类自身与宇宙洪荒间的宏观联系,人类心灵与神秘星球间的微观默契。
        带着欢乐而来的"木星"处于七个乐章中心,也将整套作品其余六个乐章的情绪犹如镜像般划分成对立的两面: 首乐章"火星"的躁动不安与末乐章"海王星"的寂静神秘;"金星"的安详庄重与"天王星"的变幻诡谲;"水星"的轻盈诙谐与"土星"的老成持重。作曲思路的创新使得整部作品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受,首末乐章对中国传统五声音阶的运用使音效更显神秘和异域特色,"海王星"一章更是加入了六声部女声合唱,以营造特殊效果,富有想象力且炫丽的管弦乐配器更是将每一个乐章副标题的心理暗示通过各种音乐表现技法生动传递,可谓动静俯仰间,已将人生的平淡与辉煌透视无遗,更把人类的渺小与太空的浩渺完美洞悉。难怪后世将这部鸿篇巨作认作霍尔斯特最成功的音乐作品,并将其视作20世纪科学幻想音乐的开篇之作。
        在霍尔斯特逝世前的1930年,冥王星被人类发现,却并未激起作曲家的创作欲望,毕竟,只靠一部作品流芳百世决非任何一位具有创新意识者之初衷,躺在旧时成就之上沾沾自喜实乃庸人之举,若是停滞不前,人类又怎会在八十多年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继而将冥王星逐出太阳系行星行列呢?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古水:

*musica autentica* (本真之音) 之
胡梅尔 芭蕾组曲「米蒂利尼岛的萨芙」之
序曲: 行板-很快的快板
(Sappho von Mitilene, Op. 68: Ouverture. Andante-Allegro molto)

        喜欢中国古诗词的人想必熟悉唐代的上官婉儿和南宋的李清照,两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才人在男人统治的文学世界里,留下了众多优美的诗词名篇,为后世千古传诵。在西方文学史上也有这样一位女诗人,美丽优雅、才华横溢,并常以七弦琴为自己的抒情诗伴唱,其地位甚至可与荷马相提并论,哲学家柏拉图更是将她奉为“第十位缪斯”,她就是生活在公元前630(一说612)年至公元前570年的萨芙(Sappho),一位出生在莱斯博斯岛(Lesbos)的古希腊女诗人,一位集美貌、智慧、才情于一身,一位对同性充满眷慕、缪斯女神式的人物。除了以独具一格的“萨芙体”诗风和韵律将之前的咏颂对象由神转为人,领彼时诗坛风气之先,更是在其家乡创办女子学校,教授美容、着装、礼仪、诗歌、音乐以及艺术,吸引了各方贵族女眷。她与诸多女弟子间的恋爱传说亦是当时人们传颂的话题,现代英语中形容女子间同性之爱的词语"sapphic"即源于"Sappho",而"女同性恋"(Lesbian)一词则得自萨芙的家乡米蒂利尼岛的古称"Lesbos"。
        作为约瑟夫·海顿在埃斯特哈齐宫廷乐长之职的继任者-约翰·内波姆克·胡梅尔(Johann Nepomuk Hummel 1778.11.14-1837.10.17),其创作于1814年的这套芭蕾音乐即是以这位上古时期的女诗人为表现对象,生动的旋律、鲜明的主题把萨芙受人景仰的才艺和炽热的内心情感通过音符伴奏的肢体语言--"芭蕾",这种被誉为"足尖上的艺术"之文艺形式完美再现,可谓相得益彰,无比传神。
        曾为W. A. 莫扎特入室弟子的胡梅尔,亦受业于M. 克莱门蒂、J. G. 阿尔布雷希茨贝格、J. 海顿和A. 萨列里等人,故而在继承传统维也纳风格的基础上吸收了当时最为先进的作曲理念,代表了当时古典创作领域的最高水准。作为一名出色的钢琴演奏家,其有生之年的名声或盖过贝多芬,更对之后的浪漫派如肖邦、李斯特等人产生了重要影响。
        岁月荏苒,大浪淘沙,积淀下来并为后世追捧的往往是最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精华,音乐如此,诗词亦是这般。虽然女诗人萨芙的诗作传世的已寥寥,但是通过胡梅尔的这部描绘其传奇事迹的芭蕾配乐还是能让人想象出其风华绝代之气质与形象,有些冷门却极其精彩的录音更是教人听后大有一种惊艳之感!

演奏: 伦敦莫扎特演奏家乐团***
         (London Mozart Players)
指挥: 霍华德·薛利**
         (Howard Shelley 1950.3.9- )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埃尔加「威仪堂堂进行曲第一号」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es, Op. 39, No. 1)

        英国作曲家爱德华·埃尔加(Edward Elgar 1857.6.2-1934.2.23)一生的音乐创作犹如他的成名作「谜语变奏曲」一般,充满教人揣测纷纷的变数又常现令人无比动容的旋律,从题献给爱妻的「Salut d’Amour」到成为不列颠第二国歌的「Pomp and Circumstance No. 1」,直至被奉为大协砥柱之作的「Cello Concerto in E minor」,人世间的荣辱悲喜皆于埃尔加才情四溢的笔下闪出异样光彩。
        完成于1901年的「威仪堂堂进行曲第一号」或是其六部(第六号未完成)同名管弦乐进行曲中最为世人知晓之篇。"Pomp and Circumstance"之名出自莎士比亚戏剧「奥赛罗」第三幕中的"Pride, pomp, and circumstance of glorious war!"(荣耀之战的威仪堂堂与志得意满)。紧随着同年10月在利物浦由作曲家本人执棒首演的是该作于当年伦敦逍遥音乐会的轰动演出与热烈好评,整曲庄严华丽的第一主题和中段抒情淳朴的民谣旋律将不列颠民族的英勇无畏气质与深邃家国情怀尽显无遗。次年,被用作英王爱德华七世(Edward VII 1841.11.9-1910.5.6)加冕颂歌的该曲中段旋律在配上英国诗人阿瑟·克里斯托弗·本森(Arthur C.Benson 1862.4.24-1925.6.17)的诗作「Land of Hope and Glory」(希冀与光荣之地)后,更是被广泛传颂,以至在人们心中之地位堪比国歌,神圣而不可替代。
        相比许多历史上著名的进行曲,这首作品无论从配器以及曲式编排上都不失为一部极其上乘之作,浓郁的民族气息与传统颂歌形式完美结合,将每一个听者心底最炽热的爱国情怀得以彻底激发,明日天安门广场的大阅兵想必精彩万分,就先送上这支曲子,作为情绪预热吧......

演奏: 皇家爱乐乐团***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安德烈·普列文***
         (André Previn 1929.4.6- ) 

古水: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之
斯特拉文斯基 芭蕾配乐「火鸟」之
末段: 魔王城堡垮塌、所有魔咒消失;骑士们的复活、普天同庆的欢乐
(The Firebird- Collapse of Kashchei's palace and dissolution of all enchantments - Reanimation of the petrified prisoners - General rejoicing)

        完成于1910年的「火鸟」(法语:L'oiseau de feu),是20世纪最为成功的芭蕾舞剧之一,也是俄罗斯芭蕾艺术真正走向世界舞台的一部极为重要的作品。由芭蕾演出经纪人谢尔盖·迪亚吉列夫(Sergei Diaghilev 1872.3.31-1929.8.19)邀请著名的芭蕾编导米哈伊尔·福金(Michel Fokine 1880.4.23-1942.8.22)根据俄罗斯古老神话故事改编的这部舞剧,似乎在配上伊戈尔·费奥多罗维奇·斯特拉文斯基(Igor Fyodorovich Stravinsky 1882.6.17-1971.4.6)为之特别创作的音乐之时,就已经具备了成功的所有要素,同年6月25日,巴黎的世界首演为之赢得舆论和评论的一致喝彩,更是将该作品的声誉延续至今,成为西方芭蕾舞台上一颗最耀眼的明珠。
        整剧讲述了年轻的王子伊凡偶尔于林中捕获一只美丽的火鸟,为求脱身,火鸟许诺王子在其需要帮助时会出现,并将一根火红的羽毛相赠作为信物。拂晓时分,伊凡发现了隐于林间的魔王宫殿和囚禁其间的13位公主,贸然闯入的他更是在见到无数被魔咒变成石像的骑士后,被群魔虏获,正当魔王欲将其变为又一尊冰冷的石像之时,神奇的羽毛将火鸟召唤,帮助王子一同打败了邪恶的魔王,破除魔咒,救出公主们,并使骑士们获得重生。当时年方28岁,且刚刚小有名气的斯特拉文斯基在这部舞剧配乐中展现了他超凡的作曲及配器才能,以栩栩如生的音乐语言完美地烘托了舞台上舞者的肢体语言,将一篇民间神话缔造成了一部舞台神话,更是如火鸟的光芒般照耀了世界芭蕾舞台逾百年而不衰,其本人亦凭借该作品,成为20世纪俄罗斯音乐最为重要的代表者。60年代,乔治·巴兰钦(George Balanchine 1904.1.22-1983.4.30)带领纽约市立芭蕾舞团将重生的「火鸟」推上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作为现代管弦乐名篇,由作曲家本人改编的「火鸟组曲」亦同原作舞剧配乐一起,成为各大乐团争相演录的曲目,其中部分段落爆棚的音效更是成为鉴别录音技术和音响器材的试金石,备受追捧。
        推荐的这版是匈牙利指挥家多拉蒂执棒LSO于1959年在水星唱片公司录制的历史录音,也是第一个完整的芭蕾版(1910年首演版)录音,两年后,作曲家本人亦在哥伦比亚唱片公司(今索尼唱片)留下了珍贵的演绎录音。

演奏: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安托尔·多拉蒂
***
         (Antal Doráti 1906.4.9-1988.11.13)

专辑链接 (点击聆听收藏)

Bonus: 斯特拉文斯基指挥哥伦比亚交响乐团的录音

古水:

        年初二推荐分享了一首可作清晨闹铃的 F调,结果有懒虫说:“旋律如此美妙,越听越想睡觉。” 哈哈!今天就来变个腔调,示巴女王即刻驾到!
        「示巴女王驾到」(一译: 莎芭女王驾到/英语: The Arrival of the Queen of Sheba),出自乔治·弗里德里克·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2.23-1759.4.14)作于1748年的三幕清唱剧《所罗门王》(Solomon HWV 67)最后一幕开头,乐曲短小生动,妙趣横生,以两支双簧管在室内乐队弦乐之轻松映衬下,形象地描摹出圣明智慧的以色列君主所罗门王在臣民的拥戴下,以盛大的音乐化装舞会辅之迷人的华丽合唱,迎接远道而来的示巴女王之场面。旋律间既充满着象征君权的荣耀高贵,又暗含着臣服者不为人知的屈尊卑微,然一切皆在这歌舞升平三呼万岁的盛世华章中烟灭灰飞......
        作为亨德尔的名作,《所罗门王》于1749年在位于伦敦科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的皇家歌剧院(Royal Opera House)首演,剧中的“所罗门王”,其实大有暗指当时的英王乔治二世(King George II)之意,剧情设置亦有为其歌功颂德之嫌,不过作品中的音乐,尤其是管弦乐段落如本首,却以其严谨优雅的巴洛克风格仍受今人青睐,广为聆听。

ps: 演奏--英国协奏团***(The English Concert)
      指挥/大键琴--特雷沃·平诺克
***(Trevor Pinnock 1946.11.16- )
      这首可是古水去年所用的手机铃声哦!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夏布里埃 《西班牙》
(España, Rhapsody for Orchestra)

        作为19世纪下半叶法国浪漫派作曲家、钢琴家之一的亚历克西斯·埃曼努尔·夏布里埃(Alexis Emmanuel Chabrier 1841.1.18-1894.9.13),虽于今世其名声在星光璀璨的古典名家殿堂中略显暗淡,然而于其有生之年却得到了包括德彪西、拉威尔、萨蒂等法国同行以及斯特拉文斯基、李察·施特劳斯、马勒等晚期浪漫派大师们的一致仰慕,并于各自的多部作品中显示受出其音乐之启发与影响。普朗克甚至曾为夏布里埃写过传记,记述其短暂而不平凡的一生,其最著名的作品《西班牙》,更是被马勒誉为“现代音乐开山之作”。
        1882年,夏布里埃携妻子玛丽用半年时间遍游了西班牙。自初夏沐浴着地中海边沁人的暖风,到隆冬远望着比利牛斯积雪的山峰;由清晨惊醒于林鸟村燕婉丽的歌声,至黄昏沉醉在奏响狂欢序幕的晚钟,每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细节,每一处闪烁生命绚烂的光辉,皆被作曲家以敏锐的观察力和创意性旋律表达编织进了这部狂想性的交响诗《西班牙》中。辉煌而极具气势的管弦乐配器似乎是作曲家对早年所痴迷的瓦格纳乐剧传统的延续,却又能让人感叹于其构思之独具匠心,西班牙传统霍塔舞(jota)元素被如此娴熟地融入到乐句音符间,甚至令西班牙萨苏埃拉大师马努艾尔·德·法雅都不禁为之发出赞叹之声,也难怪当夏布里埃在乐队总谱完成之前便迫不及待的于度假地致信其好友--指挥家夏尔·拉莫鲁(Charles Lamoureux 1834.9.28-1899.12.21):“听众将为之喜极而泣,而你将扔掉指挥棒,同时给予乐队首席一个最热烈的拥抱!”
        全曲由模仿吉他的弦乐拨奏引出,自始至终四次出现于作品中的第一主题于弱音小号上隐现;流畅而富歌唱性的第二主题紧随其后呈现于巴松、圆号及大提琴所呈示的温暖华丽音色之上,木管声部围绕着优美的主题旋律不时演绎着与乐队间的对话;当音乐回到第一主题再现时,柔和且更富情感色彩的旋律在上行弦乐引导下,将乐曲情绪推至高潮;在被长号吹出的加强主题短暂打破后,全曲在乐器与主题变奏中步入欢乐而令人激动的尾声。
        夏布里埃的《西班牙》引领了西班牙风格音乐的潮流,虽然其后的马斯涅、德彪西及拉威尔等法国作曲家都有依此类题材而作的传世名篇,却无以动摇该作品于音乐史上独一无二之开创性地位!

ps: 演奏--柏林爱乐乐团(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赫伯特·冯·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罗西尼 《贼鹊》序曲(La gazza ladra: Overture)

        时常思忖,仁慈的上帝一定是一位无私的乐迷,当他刚把天才的莫扎特召回天堂,便又让另一位缪斯降临人间。焦阿基诺·安托尼奥·罗西尼(Gioachino Antonio Rossini 1792.2.29-1868.11.13),出生在意大利中部小镇佩萨罗的一个音乐家庭,自幼便表现出非凡的音乐才能,一生共创作了近40部歌剧及大量的宗教音乐、室内乐和声乐、器乐等作品,其中最为人称道的当属他的歌剧作品。这位音乐天才作品中从来就不乏美妙动人的旋律,难怪其在当时的欧洲被誉为“意大利的莫扎特”。
        作于1817年的二幕喜歌剧《贼鹊》(意大利语: La gazza ladra/ 英语: The Thieving Magpie),是罗西尼的第20部歌剧,剧情讲述了一位因被怀疑偷窃了主人的钥匙而获绞刑的年轻女仆,在历经种种离奇巧合,当真正的小偷--一只喜鹊现身后,终被还以清白,无罪获释的故事。诙谐幽默的叙事手法与皆大欢喜的故事结尾,迎合了当时饱受战争磨难的民众渴求安定的心理,遂使该剧于同年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首演便大获好评。
        作为意大利喜歌剧的代表人物,罗西尼在其歌剧序曲中常以“渐强”手法来烘托音乐气氛,增加戏剧感染力。《贼鹊》序曲由一段急促而庄严的军鼓引出,紧接着的进行曲主题由合奏带出,诙谐而象征贼鹊形象的双簧管声部不断穿插于乐句中,并伴随着主题的反复与演进,在渐强的乐队声部合奏中达到全曲尾声处振奋人心的高潮。
        在全新的2015年到来之际,古水恭祝大家新年进步,心想事成,并藉这首情绪欢快的序曲揭开新一年古典音乐分享之序幕!

ps: 演奏--欧洲室内乐团(The Chamber Orchestra of Europe)
      指挥--克劳迪奥·阿巴多(Claudio Abbado 1933.6.26-2014.1.20)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格林卡《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Overture to Ruslan and Lyudmila)

        被誉为“俄罗斯古典音乐奠基人”的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格林卡(Mikhail Ivanovich Glinka 1804.6.1-1857.2.15)早年曾赴意大利深造歌剧创作,同时多年游学当时的音乐中心--欧洲,故而其早期作品中有很深的德奥古典主义和意大利歌剧的影子,直到1830年后,格林卡意识到自己真正的使命应该是回到祖国,以自己本民族的方式创作属于俄罗斯的音乐,而非机械地对传统欧洲古典主义的继承,于是,朴素自然、旋律优美、色彩明快、情感炽热的俄罗斯民族音乐所具有的独特魅力便一一呈现在他其后的优秀作品中,格林卡亦藉此成为在俄国第一个受到广泛赞誉的严肃音乐作曲家,并对其后的俄罗斯浪漫乐派,尤其是著名的“强力集团”,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
        《鲁斯兰与柳德米拉》(Ruslan and Lyudmila)是格林卡于1837年至1842年间创作的一部五幕歌剧,取材自俄国诗人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Aleksandr Sergeyevich Pushkin 1799.6.6-1837.2.10)完成于1820年的同名诗作,以神话的情节设置讲述了鲁斯兰在芬兰人的帮助下,以勇敢和智慧战胜重重险阻,从黑海神手中救出柳德米拉并赢得爱情的故事。其中这首具英雄史诗般风格的序曲以其突出的管弦乐配器效果和浓郁的俄罗斯民族音乐旋律而广为流传,并成为历来音乐会中最常被演奏的管弦乐曲目之一。

ps: 演奏--伦敦交响乐团(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佐尔格·索尔蒂爵士(Sir Georg Solti 1912.10.21-199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