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维瓦尔第 经文歌「圣殿中的努拉」
(又译: 人间需要真正的和平)
第一段: 咏叹调
(Nulla in mundo pax sincera, RV 630: I. Aria) 

        经文歌(motet)在其出现之初的中世纪,多为无伴奏且旋律简单的素歌形式,拉丁文的「圣经」是其无可取代的唱词。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分别为经文歌在旋律结构和语言选择上开辟了新的道路--复调音乐的大量运用以及拉丁语之外如法语、德语等语种的唱词编写,在丰富音乐表现力之同时,更逐渐揭下其神秘的宗教面纱,使其登上前所未有的辉煌顶峰。进入巴洛克时期,独唱声部与器乐伴奏的引入,则使得这种古老的声乐表现形式呈现出风格上的多样性和艺术上的成熟性,更推动了康塔塔及弥撒等诸多圣咏形式的发展。
        相比较巴赫六部motet作品的阴沉严肃,同时期的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在这一体裁上的创作倒是令人为之一悦。几乎于其花甲之年才完成的这部独唱经文歌「圣殿中的努拉」,当是“红发神父”众多宗教作品中最为著名和优美的一首了。意大利歌剧中典型的抒情唱法被作曲家娴熟嫁接到整首作品三个段落中,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籁女声在袅袅弦音的映衬下,唱出了超越一切教义的世俗真理,深情赞美救世主无私奉献之余,亦虔诚地渴盼希望之曙光涤尽人间的罪恶与沧桑......

第一段咏叹调拉丁文唱词及中文大意:
Nulla in mundo pax sincera
sine felle; pura et vera,
dulcis Jesu, est in te.
世界充满欲望苦痛
人间需要真正和平
主之仁爱常伴于胸
Inter poenas et tormenta
vivit anima contenta
casti amoris sola spe.
肉体惩戒磨难之中
灵魂升华摆脱平庸
纯洁之爱唯一所从

演唱: 艾玛·柯克比***
         (Emma Kirkby 1949.2.26- )
演奏: 古乐学院乐团***
         (Academy of Ancient Music)
指挥: 克里斯托弗·霍格伍德***
         (Christopher Hogwood 1941.9.10-2014.9.24)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亨德尔 清唱剧「弥赛亚」之
第一部分女高音咏叹调: 锡安的儿女喜悦欢欣
(Messiah, HWV 56 - Part I/18: Rejoice greatly, O, daughter of Zion)

        清唱剧(Oratorio)是一种包含了乐队、独唱与合唱声部的大型音乐体裁,其源起和兴盛得益于歌剧在意大利的风靡,鲜明的宗教题材表现和演出场合限制,使之有别于注重情节设置与人物塑造的后者。真正将清唱剧带向艺术顶峰的作曲家是乔治·弗里德里克·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2.23-1759.4.14)和他的「弥赛亚」。
        1741年,歌剧作品在英伦已逐渐失宠的亨德尔偶然间拿到好友查尔斯詹宁斯依据「圣经」内容撰写的清唱剧脚本,救世主的高尚情操立刻激发了这位虔诚基督徒的创作灵感,于是思如泉涌般地在24天内闭关完成了这部注定流芳百世的巨作。整部作品藉SATB(女高-女低-男高-男低)四个独唱声部与合唱声部搭配双管制乐队编制,用上中下三部53首分曲之篇幅,叙述了耶稣基督的预言和降生、耶稣受难和信徒的悲叹、耶稣复活和人们的赞美。英语唱词虽不如意大利语那般富有歌唱性,亦不具拉丁语的神秘深邃,却也在深谙意语歌剧的作曲家之醇熟编曲技法上,兼容了宗教音乐的庄严神圣及世俗声乐作品独有的甜美抒情,大量美声演唱技法的运用更是在提升欣赏性之同时增加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种种原因让当时接连受挫于英国演出市场的亨德尔选择了都柏林作为「弥赛亚」的首演地,观众的热烈掌声确实令作曲家享受到了暌违已久的成功喜悦,相比之下,1743年春的伦敦首演却反响平平,人气低靡。该剧真正广为人知则是缘于多年后,越来越多的节日庆典和宗教仪式对之的借用,当然作品本身的艺术魅力仍是其战胜岁月风尘的至关要素。
        足本的「弥赛亚」在当今的上演乃不多见的盛事了,但其中的众多精彩唱段却是音乐会上的常演曲目,首当其冲的大合唱"Hallelujah"自不必说,其通俗性使之几成清唱剧之代名词。推荐的这曲出自第一部分之18分曲,描述信众对于救世主到来的期冀和喜悦,由女高音担任咏唱,花式唱腔的点缀,极大地丰富了情感表现力,即便是不谙教义的平凡听者亦能随之喜悦欢欣!

唱词(附中文大意)
Rejoice greatly,O, daughter of Zion.
欢欣喜悦吧 锡安的儿女们
Shout! O, Daughter of Jerusalem! 
欢呼雀跃吧 耶路撒冷的儿女们
Behold, thy King cometh unto to thee!
看呢 你们的主驾临这里 
He is the righteous saviour, and he shall speak peace unto the heathen.
他是公义的救主 必向列国讲和平

女高音: 尤利娅·列日涅娃** 
            (Julia Lezhneva)
演奏: 和谐花园*** 
         (Il Giardino Armonico)
指挥: 乔瓦尼·安托尼尼*** 
         (Giovanni Antonini)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罗西尼「塞维利亚理发师」序曲
(The Barber of Seville - Overture)

        "a cappella"(阿卡贝拉)最早出现在中世纪,意大利语意为“以教堂之形式”,作为音乐术语则特指无器乐伴奏的人声演唱,与Cantata(康塔塔)相对应,如今提到的阿卡贝拉已无宗教意义上的局限。
        在经历了约两百年的沉寂后,a cappella于20世纪逐渐得到复兴,从60年代后相继诞生的无伴奏人声演唱团体,更是把这种古老的音乐表现形式重新推向了公众视野,成立于1965年的国王歌手合唱团便是其中历史最悠久,最负盛誉的团体之一。6个人(2位假声男高音/2位男高音/男中、男低音各一位)于舞台中央站成弧形,犹如上扬的嘴角,分工明确且轮流有序地担纲主唱/奏及和声/伴奏,产生出的却是宛若大型合唱团或管弦乐团的聆听效果,而这一切,只凭眼神的交流与心灵的默契。尽管成员几经更迭,乐团在技术上的精益求精以及对曲目的多元化拓展,却使其赢得了经久不衰的掌声与无数各年龄层的拥趸。
        在最常见的纯人声演绎中,这个人声天团的表现绝对令人叹服,且听这曲著名的管弦乐序曲,错落有致的器乐声部模仿简直惟妙惟肖,渐强段落的处理更是极具专业水准,如果罗西尼在世能听到这样的演唱,想必定会为这些绅士们度身定制几阕吧! 

演唱: 国王歌手合唱团***
         (The King's Singers)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 艺术歌曲「渴望春天」
(Sehnsucht nach dem Frühling, K. 596)

        作为音乐与诗歌相结合的艺术歌曲,其雏形出现于18世纪下半叶的德奥,舒伯特之前的三位古典作曲家海顿、莫扎特与贝多芬便已有此类作品问世。
        尽管在声乐作品领域的成就主要集中于歌剧和弥撒,莫扎特依然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歌曲,其中最著名的当属30岁时为歌德的诗作谱写的「紫罗兰」(Das Veilchen, K. 476)以及生命最后一年根据欧弗贝克(Christian Adolf Overbeck)的诗节“来吧,亲爱的五月,给树林换上绿装”(Komm, lieber Mai, und mache die Baume wieder grün)创作的「渴望春天」。这首完成于寒冬时节的短小歌曲,在钢琴轻盈的伴奏之上,展开三段富有童趣的问答,有对旧日美好的回忆,也有眼下欢愉的沉溺,更怀着对春天的渴望与希冀,欢乐的旋律焕发出无穷的生机,竟教人忘却这是作曲家在生命最后一个春天来临前的作品,如此热烈而隽永,一如莫扎特从未失去的对于音乐和生命的执着!ps: 同年完成的最后一部钢琴协奏曲(K. 595)之末乐章主题便出自于此。

[渴望春天](歌词中译)
来吧,亲爱的五月,给树林换上绿装。
让我们在小河旁看紫罗兰开放。
我们是多么盼望,重见那紫罗兰。
来吧,亲爱的五月,让我们去游玩。

冬天也曾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欢喜。
在雪地上在灯下,大家欢聚一起。
用纸牌盖起小屋,还做各种游戏。
在自由可爱的大地上驾雪橇旅行去。

当小鸟唱起歌儿,报告春天来临。
在青草地上跳舞,又是一番欢欣。
啊...来吧,可爱的五月,
快带来紫罗兰,也快快唤来布谷鸟和伶俐的夜莺。

女中音: 安妮·索菲·冯·奥托***
              (Anne Sofie von Otter 1955.5.9- )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莫扎特「C小调弥撒」之
荣耀经: 我们赞美你
(Great Mass in C minor, K. 427- Gloria: Laudamus te)

        莫扎特一生共写有弥撒作品(mass)18部,从12岁完成的第一部“短弥撒曲”(K. 49),到其离世之时仍未完成的神秘之作[安魂曲](K. 626),这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似乎从未停止过用音乐表达对于主的感恩与赞美。
        [C小调弥撒],是莫扎特离开萨尔茨堡后创作的首部弥撒曲,约完成于1782年至1783年间,以四个独唱声部、双声部合唱辅以大型管弦乐队伴奏。虽被冠以“大弥撒曲”之名,却是较传统体裁在结构上存有诸多残缺(信经的大部缺失,圣哉经不完整,羔羊经整部遗漏),是作曲家故意留白,抑或是历史的佚失,或许只有上帝同莫扎特本人才彼此默契知晓。对于今天的普通爱乐者,我们大可不必去深究这些过于专业的曲式构架,亦无须费尽心思地揣摩唱词所包含的宗教意义,因为在音乐的明暗起伏和情绪宣叙中,那份心灵的释放与情感的升华已经超越语言与时空,教人真切听闻到了一个摆脱了羁束的灵魂自由的欢唱,那是对于一切美好的赞颂,更是对于信仰的虔诚告白。
        莫扎特在K. 427中所展示的对于器乐表现技法和声乐戏剧效果的成功实践,揭开了其维也纳时代的创作序幕,对于作曲家此后的歌剧、管弦乐以及宗教音乐无疑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考虑到这部作品在现代演绎中的实际性,诸多补充修复版应运而生,最大限度保留原本章节数的十三段(重构圣哉经)版本当属最为常见!

女高音: 戴安娜·蒙塔古***
                 (Diana Montague 1953.4.8- )
演奏: 英国巴洛克独奏家乐团
***
          (English Baroque Soloists)
指挥: 约翰·艾略特·加德纳爵士
***
          (Sir John Eliot Gardiner 1943.4.20- )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爱会改变一切」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Hands and faces, earth and sky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How you live and how you die
Love can make the summer fly
Or a night seems like a lifetime
Yes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Now I tremble at your name
Nothing in the world will ever be the same
爱会改变一切
每双纤手 每张面孔 脚下泥土 头顶天空
爱会改变一切
踌躇而生 无憾而终
悠长夏日 消逝如风
美妙夜晚 绵延隽永
是的 爱会改变一切
你的名字 让我悸动
世间情感 孰与汝同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Days are longer, words mean more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Pain is deeper than before
Love will turn your world around
And that world will last forever
Yes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Brings you glory, brings you shame
Nothing in the world will ever be the same
爱会改变一切
昼日愈长 誓言愈浓
爱会改变一切
眷之愈深 感之愈痛
爱会改变 日月苍穹
惟有世界 在你手中
是的 爱会改变一切
遗你落寂 予你光荣
世间情感 孰与汝同

Off into the world we go
Planning futures, shaping years
Love bursts in and suddenly
All our wisdom disappears
Love makes fools of everyone
All the rules we make are broken
Yes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Live or perish in its flame
Love will never never let you be the same
Love will never never let you be the same
面对现实世界
蹉跎岁月 编织宏梦
当爱降临 如此匆匆
智商清零 言听计从
所有法则 瞬间无用
圣贤大儒 亦入平庸
是的 爱会改变一切
生存毁灭 只于稍纵
爱会让你 与众不同
爱会让你 与众不同

歌词中文意译--古水,文字版权 © 古水,任何个人或音乐网站不得于站内转用或于站外盗用,违者法办! 

        《爱情面面观》(Aspects of Love)是安德鲁·劳埃德·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 1948.3.22- )完成并首演于1989年的一部音乐剧作品,取材自大卫·加内特(David Garnett 1892.3.9-1981.2.17)1955年的同名小说,剧本由Don Black与Charles Hart完成,Trevor Nunn任首创导演,次年进军百老汇舞台。全剧以多层次人物关系表现了当代社会中各种形式的爱--恋人间的、长幼间的;伦理中的,道德外的;异性间的、同性间的......剧中男主角Alex Dillingham的著名唱段「Love Changes Everything」已然超越了该剧本身的知名度,被灌录成各种单曲版本,从原唱的Michael Ball版、Jonathan Antoine版、Sarah Brightman版到II Divo、Hayley Westenra版,皆是入耳动情之篇!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圣-桑 歌剧《参孙与达丽拉》之「轻唤我心」
("Mon cœur s'ouvre à ta voix" from Samson and Delilah)

        《参孙与达丽拉》作为圣经中最为人称道和传颂的故事之一,讲述了希伯来英雄参孙,得到上帝的垂靑,被赐予一缕头发,从而拥有了神奇的力量,带领自己的人民打败了异教徒腓力斯人,获得自由;然而不甘失败的敌人使用美人计,派遣美貌少女达丽拉诱使参孙说出自己战无不胜的秘密;失去魔力的参孙惨遭奴役,受尽凌辱,却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痛苦之下,默默向上帝忏悔,终以自己的虔诚得到宽恕,重获力量,推倒神殿,与敌人同归于尽。
        法国作曲家夏尔·卡米尔·圣-桑(Charles-Camille Saint-Saëns 1835.10.9-1921.12.16),根据这段壮美的悲剧故事,于1867年开始构思创作的三幕歌剧《参孙与达丽拉》(Op. 47),或是受早期亨德尔清唱剧《参孙》之影响,然叙事结构及场景铺陈却极尽法国大歌剧之特点--戏剧冲突明显,情节扣人心弦,舞台布景奢华,着重人物刻画。尽管整部歌剧创作跨越数年,且历经众多磨难与非议,至1876年总谱完成时,几乎没有一家法国的剧院愿意上演这部歌剧,然而在弗朗兹·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0.22-1886.7.31)的极力推荐支持下,该剧还是于次年被完整首演于魏玛,且自此成为圣-桑一生传世的13部歌剧中最成功,也是至今最常被演绎的一部不朽之作。
        歌剧第二幕这段著名的唱段「轻唤我心」(英语意译:Softly awakes my heart),是达丽拉意图以美色骗取参孙秘密时咏出的一段爱情咏叹调,一边是心怀叵测的爱情骗子,一边则是意乱情迷的痴心汉子,然而在这一段优美缠绵,感人肺腑的爱之诗篇背后,谁又能说,那位别有企图的偷心人没有在一刹那深深爱上这位正直憨厚的傻情郎呢......

法语唱词中译: (中文意译-古水,文字版权 © 古水,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于站内转用或于站外盗用,违者必究!)

Mon cœur s'ouvre à ta voix,
comme s'ouvrent les fleurs
aux baisers de l'aurore!
黎明吻别黑暗
你把我心轻唤
犹如蓓蕾初绽
Mais, ô mon bienaimé,
pour mieux sécher mes pleurs,
que ta voix parle encore!
Dis-moi qu'à Dalila
tu reviens pour jamais.
于那爱情河畔
将我眼泪拭干
絮语再度出现
谓我君意辗转
相依直到永远
Redis à ma tendresse
les serments d'autrefois,
ces serments que j'aimais!
|: Ah! réponds à ma tendresse!
Verse-moi, verse-moi l'ivresse! :
Dalila! Dalila! Je t'aime!
追忆旧日誓愿
回溯往昔缠绵
你我情犹未断
恳请续我梦幻
Ainsi qu'on voit des blés
les épis onduler
sous la brise légère,
妾心思绪千万
如风轻拂芳甸
剪不断理还乱
ainsi frémit mon coeur,
prêt à se consoler,
à ta voix qui m'est chère!
芳心已觉悸颤
唯有君之惦念
方能将之排遣
La flèche est moins rapide
à porter le trépas,
que ne l'est ton amante
à voler dans tes bras!
|: Ah! réponds à ma tendresse!
Verse-moi, verse-moi l'ivresse! :|
Dalila! Dalila! Je t'aime!
像那离弦之箭
穿透死亡之眼
心无倥偬留恋
奔向爱之彼岸
回首妾心顾盼
是将孤独驱散 

ps: 作为少数以女中音担纲女主角的歌剧,唱词上大量装饰音的点缀,且在较宽音域上的连唱技巧,亦使得这一咏叹调成为最考验歌手水平的试金石。演唱会独唱版本(舞台版为加入了男声应答的二重唱)中最值得聆听的当属玛丽莲·霍恩与亨利·刘易斯这对音乐伉俪在黄金时期的合作录音,女声厚实而不乏穿透力的优雅声线与乐队的配合可谓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女中音: 玛丽莲·霍恩***
              (Marilyn Horne 1934.1.16- )
伴奏: 维也纳歌剧院管弦乐团
***
          (Wiener Opernorchester)
指挥: 亨利·刘易斯
**
          (Henry Lewis 1932.10.16-1996.1.26)

音轨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爱会改变一切」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Hands and faces, earth and sky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How you live and how you die
Love can make the summer fly
Or a night seems like a lifetime
Yes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Now I tremble at your name
Nothing in the world will ever be the same
爱会改变一切
每双纤手 每张面孔 脚下泥土 头顶天空
爱会改变一切
踌躇而生 无憾而终
悠长夏日 消逝如风
美妙夜晚 绵延隽永
是的 爱会改变一切
你的名字 让我悸动
世间情感 孰与汝同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Days are longer, words mean more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Pain is deeper than before
Love will turn your world around
And that world will last forever
Yes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Brings you glory, brings you shame
Nothing in the world will ever be the same
爱会改变一切
昼日愈长 誓言愈浓
爱会改变一切
眷之愈深 感之愈痛
爱会改变 日月苍穹
惟有世界 在你手中
是的 爱会改变一切
遗你落寂 予你光荣
世间情感 孰与汝同

Off into the world we go
Planning futures, shaping years
Love bursts in and suddenly
All our wisdom disappears
Love makes fools of everyone
All the rules we make are broken
Yes love, love changes everything
Live or perish in its flame
Love will never never let you be the same
Love will never never let you be the same
面对现实世界
蹉跎岁月 编织宏梦
当爱降临 如此匆匆
智商清零 言听计从
所有法则 瞬间无用
圣贤大儒 亦入平庸
是的 爱会改变一切
生存毁灭 只于稍纵
爱会让你 与众不同
爱会让你 与众不同

歌词中文意译--古水,文字版权 © 古水,任何个人或音乐网站不得于站内转用或于站外盗用,违者法办! 

        《爱情面面观》(Aspects of Love)是安德鲁·劳埃德·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 1948.3.22- )完成并首演于1989年的一部音乐剧作品,取材自大卫·加内特(David Garnett 1892.3.9-1981.2.17)1955年的同名小说,剧本由Don Black与Charles Hart完成,Trevor Nunn任首创导演,次年进军百老汇舞台。全剧以多层次人物关系表现了当代社会中各种形式的爱--恋人间的、长幼间的;伦理中的,道德外的;异性间的、同性间的......剧中男主角Alex Dillingham的著名唱段「Love Changes Everything」已然超越了该剧本身的知名度,被灌录成各种单曲版本,从原唱的Michael Ball版、Jonathan Antoine版、Sarah Brightman版到II Divo、Hayley Westenra版,皆是入耳动情之篇!

古水:

*Bach 330* --67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巴赫 「教堂康塔塔」BWV 67 中
第六段-男低音咏叹调与合唱:「平安与你同在」
(Halt im Gedächtnis Jesum Christ, BWV 67: VI. Aria & Chorus- Friede sei mit euch)

        西方的复活节是在每年春分月圆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为纪念耶稣基督的复活,并表达对他替世人赎罪的感恩之情,上帝的子民会在教堂中举行礼拜,聆听神的教诲,表达心中的赞美。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3.21-1750.7.28)一生所写的大量宗教音乐中,就有不少为复活节礼拜而作的教堂康塔塔,其中这部首演于1724年复活节后首个礼拜日的「Halt im Gedächtnis Jesum Christ」(牢记耶稣基督),是巴赫供职于莱比锡教堂期间对救世主的献礼。较之现代更突出大乐队器乐声部之诠释,女低音/男高音/男低音和四声部合唱配合室内乐团的本真演绎似乎更能唤起内心对基督的无限崇敬与感恩。整部作品七个段落由合唱开始,中间依次穿插: 男高音咏叹调-女低音宣叙调-合唱-女低音宣叙调-男低音咏叹调与合唱,最终又以大合唱结束,由此呈现出类似巴洛克建筑般精巧而又工整的对称结构。第六段「平安与你同在」,是个人感觉最为出彩的一阕,象征邪恶势力的高音弦乐引子在有如基督低沉而宽厚的咏唱中逐渐式微,“平安与你同在”的三次渐强递进之后,高音声部的合唱在欢乐中接引救世主的光辉,象征人类在基督的感召下,在精神与肉体上渐趋强大,最终在男低音声部的第四声浑厚的“平安与你同在”中,正义的声音占据了高音部,暗喻人类在耶稣基督引导下力克万难,最终战胜死亡,迎接和平曙光!
        音乐有时无关信仰,若能以一颗纯净的心灵去聆听,它所能回赠予你的,便是于内心的一份平静与淡泊,让你我免受世间纷扰所困,褪去名利的追逐,获得灵魂的升华...... 

男低音: 基特·恩金(Kieth Engen)**
合唱: 慕尼黑巴赫合唱团***
         (Münchener Bach-Chor)
伴奏: 巴伐利亚国立管弦乐团
***
         (Bayerisches Staatsorchester)     
指挥: 卡尔·李希特
***
         (Karl Richter 1926.10.15-1981.2.15)

专辑链接 (点击聆听收藏)

古水:

*Bach 330* --06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巴赫 世俗康塔塔《我自得其乐》之第四乐章: 大地辽阔一切可见
(Ich bin in mir vergnügt, BWV 204, IV: Die Schätzbarkeit der weiten Erden)

        康塔塔(cantata)源自意大利语,为“歌唱”之意。巴洛克时期的康塔塔常由独唱或多声部的合唱加以器乐和管风琴伴奏,其中,独奏乐器或小编制乐队演奏于室内的,属世俗康塔塔(secular cantata);多声部伴以乐队管风琴伴奏演于教堂的,则属宗教康塔塔(sacred cantata)。
        如果说J. S. 巴赫的宗教康塔塔赞美的是主的神圣与荣光,犹如天空般宽广无垠,那么,他的世俗康塔塔就好比清洌的小溪,流淌着人间最平凡而又质朴的欢愉。正如这首喜悦的咏叹调所表达的--你若满足于内在的平静,一切都将变得那般美好,内心亦将因灵魂的高尚而变得无比富足!

女高音独唱:凯瑟琳·芭特尔
                      (Kathleen Battle 1948.8.13- )
小提琴独奏:伊扎克·帕尔曼
                      (Itzhak Perlman 1945.8.31- )
伴奏:圣卢克室内乐团
           (The Orchestra of St. Luke's)
指挥:约翰·内尔森(John Nelson 1941.12.6- )

专辑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女人善变》(意大利语: La donna è mobile/英语: Woman is fickle)

La donna è mobile 女人啊,爱变卦
Qual piuma al vento 像羽毛风中飘
Muta d'accento 不断变主意
E di pensiero 不断变腔调
Sempre un amabile 看上去很可爱
Leggiadro viso 功夫有一套
In pianto o in riso 一会用眼泪
E menzognero 一会用微笑
La donna è mobile 女人爱变卦
Qual piuma al vento 她水性扬花
Muta d'accento 性情难琢磨
E di pensiero 拿她没办法
E di pensiero 拿她没办法
E di pensiero 哎!拿她没办法

E sempre misero 你要是相信她
Chi a lei s'affida 你就是傻瓜
Chi le confida 和她在一起
mal cauto il core 不能说真话
Pur mai non sentesi 可是这爱情
Felice appieno 又那么醉人
Chi su quel seno 若不爱她们
Non liba amore 空辜负了青春
La donna è mobile 女人爱变卦
Qual piuma al vento 像羽毛风中飘
Muta d'accento 不断变主意
E di pensiero 不断变腔调
E di pensiero 不断变腔调
E di pensiero 不断变腔调

        1850年初,刚接受了威尼斯凤凰剧院作品邀约的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在偶然拜读了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 1802.2.26-1885.5.22)的戏剧脚本《国王取乐》(法语: Le roi s'amuse)之后,遂决定将其作为新歌剧的创作蓝本。作品临近完成,当时奥地利帝国治下的北意大利地区审查当局却以歌剧内容歪曲原著,是对原作者大不敬为由对演出设置重重阻力(实为剧情有影射上层统治者和嘲讽封建专制制度之嫌)。历经一番巧妙的斡旋之后,威尔第同剧本作者弗朗切斯科·马利亚·皮亚维(Francesco Maria Piave)作出妥协--保持剧情基本不变,将故事场景和人物名字作了改动,整部歌剧的名称也随剧中主人公名字定为《黎戈莱托》(Rigoletto /中文又译: 《弄臣》),次年3月11日,在威尔第的亲自指挥下该剧首演于凤凰剧院,如作曲家本人所料,演出取得空前成功,进而使这部三幕歌剧成为作曲家中期最重要的三部现实主义作品之一(另两部为《茶花女》和《游吟诗人》)。
        《女人善变》是歌剧第三幕中风流成性的曼托瓦公爵在旅馆把酒寻欢时唱出的一段咏叹调,也是全剧最脍炙人口的一个唱段。歌名和歌词乍听来像是在指责那些水性杨花的风尘女子,然而联系剧情和公爵道貌岸然,朝三暮四的性格,便不难理解那不过是这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狡辩的托辞而已,真正当受谴责和批判的正是公爵本人和其所代表的封建权贵阶层及昏庸腐朽的封建君主制度。如此的情节设置和唱词编排也恰恰体现了剧本和音乐创作上的高明之处。这段男高音咏叹调常被单独用作音乐会曲目,演唱中对角色的心理和性格把握尤显重要,几乎所有成功的tenor均有各自出色演绎。

ps: 男高音独唱--法籍墨西哥裔男高音 罗兰多·维拉松(Rolando Villazón 1972.2.22- )
      伴奏--慕尼黑广播交响乐团(Münchner Rundfunkorchester)
      指挥--马切罗·维奥蒂(Marcello Viotti 1954.6.29-2005.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