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基錘」永眠 第二十章

  黎巴嫩有全中土最美的女人——此話果然名不虛傳。 身邊擦肩而過的女人風情各異,衣飾入時華貴,看得索爾目不暇接。相較之下穿著牛仔褲與T恤的雷神顯得風塵僕僕,被烈日親吻過的臉龐看上去平添幾分滄桑。他沒有行囊,身無分文,就這麼盲目地走在白日下,直到街角一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人胸乳是一手可掌握的渾圓,腰的狹窄與胯以下的豐滿有美好的弧度。它穿著高領無袖毛衣,雙臂瑩白,卻沒有長居室內的圓潤。相反它修長的手臂肌理分明,戴滿鋼戒的左手插在腰間,食指曖昧地打著節拍。它的指甲保養得非常好,但那人輕易將右手中的易拉罐捏成一張鋁片時索爾就明白這人從頭到腳都遠比這雙手看上去暴躁強硬得多。鋁片的邊緣割傷了那人的手,它毫不在意地把身上那條牛仔褲蹭上一大片猩紅,舉步朝索爾走來。

  “在找便宜的地方住嗎?”它的聲音像沒變聲的少年人,沒有特色到獨一無二。它碧綠的眼睛大而圓,鼻梁直挺鼻翼寬而飽滿——象徵權勢與威嚴的特徵卻配了一雙粉色好脾氣上翹的嘴唇。他的面容與他的身體一樣,並非男女兼具的中性之感,反倒是兩性最異端的特質激烈地碰撞顯得非雌非雄。

  “我一分錢都沒有。”雷神出神地說道。

  “那我就收留你一晚。”它笑了,一隻手搭上雷神的手臂。它走路時總會不必要地搖晃著臀部,讓人對布料下的肥美想入非非——掌摑起來舒服嗎,抹上一層橄欖油時會在燈光下顫巍巍地映出燈光嗎?啟齒咬一口會輕易留下兩排貪婪的齒印嗎?

   它有所有的風姿,又有所有的儀態。它拉開一扇玻璃門,空出的那隻手打了個手勢示意雷神先行。索爾不適地清了清嗓子,舉步進入那座大廈。它熟門熟路地帶著雷神來到一扇門前,開了鎖。

   齒輪發出喀噠一聲時,說不清是誰先動作,兩人一同跌入了門裡。

  它脫下毛衣,上身赫然入目是六塊腹肌。它撥弄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兩手搭上索爾腰間,像撕紙片似的撕開了他的牛仔褲。它撈出索爾的陽具伸長舌頭從睪丸到馬眼仔仔細細地舔了一口,隨後咂了咂舌彷彿在回味。接著它低頭用嘴唇淺淺箍住了索爾的龜(呵呵)頭,舌尖來回刷著索爾的馬(呵呵)眼。它的舌技說不上好,但勝在賣力。索爾也不知道是著了什麼魔,這樣竟然被舔硬了。它受了鼓舞一般將頭超前探使大半根陽(呵呵)具進入口中,嘬緊口腔內壁,左右晃著頭讓敏感的龜(呵呵)頭一次一次蹭過柔軟的口腔內壁。它好像無意被嗆了一口,急急朝後一退,一根粗熱的肉器從雙唇的束縛中掙脫朝上一條,在它臉側留下一道淺色的劃痕。

  

  索爾猛得睜開眼,明亮的酒店房間消失在眼前,但濕漉漉的肉根裸露在空氣中沁涼的觸感千真萬確。他側頭,不出所料地看見洛基盤腿坐在床尾。邪神一手淺淺打開,掌心盛著一些液體。

  “這是我第一次嚐前列腺液。”邪神的神情看上去有些複雜。他從盤腿坐與床墊的姿勢改成跪姿,他的頭髮依然被綠色絲帶綁成一束,僅著一條祖母綠金邊的麻織長褲——雷神知道他一定是起床後還沒更衣就趕來閃電宮了。他朝雷神腿間附身,雷神下意識要夾腿,洛基兩手扣住他膝蓋朝外一扳,語帶威脅:“做快樂的事就沒必要讓兩個人都不痛快了吧?”

  索爾鬼使神差地沒有繼續反抗。他抬頭盯著帳頂,直到高潮的到來。高潮的瞬間索爾能聽見自己加重的呼吸,陽具一陣抖動下一刻是如同被午後溫熱海水包圍的遲鈍。並非煙花炸開一瞬間的絢麗,而是最後幾點星子落到地面時屋簷下滿足的竊竊私語。那陣空白後就是鋪面而來放大的感官——絲綢被面在腰下曖昧的摩擦,身體無比緩慢地陷入床墊,以及腿間濕熱的呼吸。

  “舒服嗎?”洛基的聲音響起——他聽上去有點沙啞,但蠻是自得。

  “如果不用看到你的臉我不會射得那麼快。”索爾反唇相譏。

   洛基沈默了一下,將口中索爾的漿液吐在手心。他將液體在雙手間塗抹均勻,然後擦在了索爾赤裸的胸口。他的手從胸口滑到精幹的腰肢,力氣大得好像要把那些液體搡進雷神體內。下一秒他抓起索爾身體兩側的被單,將他以織物裹住臨空提起朝地上狠狠一摜。做完這一切,他轉身走向侍女事先準備好的金盆,在清水中洗起了手。

  “去吧。把你覺得能洗掉的通通洗個乾淨。”他難得沒以詭譎掩飾冷漠,在一道綠光中消失不見。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