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马勒「第五交响曲」
第四乐章: 小柔板-极柔缓
(Symphony No. 5: IV. Adagietto. Sehr langsam)

        对于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 1860.7.7-1911.5.18)的交响曲作品,实非偶尔听过其几个乐章甚至夜夜无数遍循环不同版本,便会教人习惯性地萌生爱意,亦非细读每一篇评论大家奇思妙想的高谈雄辩,即可造次地随意发表所谓的“乐评”,作为一名凡人,更于那些不善思索,视心灵鸡汤为精神养料者,终其一生,亦未必能在马勒以音符构筑的宏大诗篇中觅得生命长河中时时闪现的亘古真谛。
        “五交”,在此当循作曲家之本意,省去调性的标注,任音符打破传统的桎梏,更使思想挣脱理性的羁束。在1901年罹患内出血而与死神擦肩而过后,马勒对死亡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早前出现在其交响曲中的那个虚幻缥缈且倍受其调侃乃至抗辩的死神形象,变得从未有过的触手可及与不可回避,恐怖外衣下令世人讳莫如深的颓废魅力却仍似精神鸦片一般令其恹恹沉溺,于是马勒在第一乐章近乎毫无抵制地屈从于死亡号角的召唤,在庄严迤逦的葬礼进行曲中目送着一个理想主义者的逝去,然癔症的性格再一次令其迷恋于死亡和其如恶之花般的魅力,在二乐章中不厌其烦地以长篇累牍继续死生探究的游戏。三乐章以诙谐的情绪展开了一段人世的欢舞,“不太快且有力”的速度提示下朝气蓬勃的连德勒舞曲节拍呈现的是病愈后的喜悦,更是作曲家于现实美好中寻得之片刻慰藉,却是在与主题相伴而生之冲突旋律中透露着丝丝挥之不去的焦灼和忧郁--或是来自心底对于死亡的真正恐惧,又或是对于几番歌舞升平下世俗幻境之讪讪嘲讽,醒世的号角再次响起,粗暴却不入绝望,将尘世的美梦撕裂。竖琴袅袅仙音交织下的弦乐小柔版是整部作品中的“另类”乐章,一切痛苦或躁动情绪瞬间被温存与浪漫情致覆盖,那是马勒对于自己生命中至爱--阿尔玛的爱语宣言,更是灵魂之于死生拷问风浪中的静谧港湾,此刻,纯洁之爱令马勒重回他向往的天堂,教他纠结而难以摆脱的矛盾对抗暂得平息。如同一、二乐章的乐旨延续,末乐章中对“爱情颂歌”之迢递共筑起这部交响长篇的第三部分,低音部深沉的挽歌终究无法掩去铜管乐声部辉煌的主题升华,好比爱与生命的延续终将胜却暂存的阴郁,节拍速度和音乐情绪的逆转,叙写生命长河中不得不直面且亲历的所有喜怒哀乐,教人沉沦,又激人奋进,而这一切都只在三乐章中多重织体的并存演进中,投射出诸多看似纷繁无序,实则奇巧有致如美钻切面的璀璨光辉,谁又能一叶障目而取其一二呢?
        作为马勒十部交响曲中转折之篇的“五交”,堪称其个人创作风格与思想境界嬗变的里程碑之作,作曲家将人生的不同对立面高度统一到一部完整的音乐中,进而把生命的真谛高度浓缩,爱与死亡,在之中成为两个反复出现,相互盘旋的永恒主题!这也是值得作曲家本人、演绎者乃至每一位听者用一生来思考的主题!

整部作品链接 (点击聆赏)

演奏: 新爱乐乐团***
         (New Philharmonia Orchestra)
指挥: 约翰·巴比罗利爵士***
         (Sir John Barbirolli 1899.12.2-1970.7.29)

评论

热度(34)

  1. 呼明君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2. ZAJer.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晚安
  3. 塞北羽山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4. 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5. 蓝雨婉雪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6. 泱泱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