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基锤]永眠 Chapter 18(下)& 19

  Chapter 18 (下)

     雷神是一巴掌被打醒的。他手脚依然受缚,但这次身下不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柔软的床褥。股间有人用湿热的布巾为他拭擦,雷神从眼角瞥见一抹金黄——一名侍女正埋头以布巾替雷神清理周身。而床周撑着法杖好整以暇的,赫然是丰收之神弗雷。

  “她只是个幻象而已。你大可不必担心你这幅样子弄到阿斯嘉得人尽皆知。”待到侍女为雷神套上裤子,弗雷以手杖一点,少女在温暖香气中化作一株麦穗悠然落到了弗雷德掌间,

  “你打的我?”

 “替你治好后面撕裂时让我太倒胃口,打你一巴掌算还我。”丰收之神将麦穗插回戴於他金发间,以谷物编织成的神冠:“更尊严扫地的事都做过了,你还在意这个?”

  “住口!”雷神一口牙齿几要咬碎。

 弗雷笑笑坐到了雷神的床边。他摘下自己的神冠欣赏,轻轻哼着当人界还将他供奉在神庙中时流传的神曲,一支歌颠来倒去不厌其烦。

 索尔早听说过弗雷和他的妹妹弗蕾尔是奥丁处心积虑才被留在阿斯嘉德,然而弗雷的作派与丰收之神的名声毫不相符。雷神不耐地侧脸盯着红金帐顶,只当弗雷不存在。

 弗雷哼歌多少有些挑衅的意思——雷神冲动的性格早就声名远扬,可对方对自己充耳不闻的举动让他有些扫兴。他止住歌声,从一旁取过一杯蜂蜜酒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道:“其实你不必太过在意,不过是和弟弟睡了而已。再说他和你也并非血脉相连吧?”

  雷神默不作声。

 华纳神族与阿萨风俗有异,近亲相jian再正常不过,弗雷和弗蕾尔自然不例外。然而这种亲暱到了阿萨却被人百般诟病,如今“和弟弟睡了也无所谓”这话从弗雷口中说出就带了许多讽刺挖苦。

 “我要见洛基。”

   “ 他正和弗蕾尔在前厅讲话。”弗雷毫不隐瞒。

   “哥哥。”一道沙哑性感的女声传来,弗蕾尔穿着与弗雷同色的战袍走了进来,长鞭如束带缠绕腰间,修长双腿在战袍短窄的下摆一览无遗,大腿肌肉线条流畅,小腿修长。弗蕾儿与她哥哥是双胞胎,相似的五官在弗雷脸上显得阴柔,在弗蕾尔以金链子编起的头发衬托下则英气十足无比潇洒。

  然而此时面目相仿的二人旁若无人牵手亲吻的场景,在索尔看清他们眼底燃烧对彼此的渴望时更显得无比诡异。他心头有些犯恶,移开目光却迎上洛基冰冷如蟒蛇的绿色双眼。邪神对索尔的表情洞察眼底,对如何往痛处上戳更瞭如指掌;他咧嘴一笑:“都是一路人,哥哥何必这么眼光狭隘。”

    雷神脸上因激怒连眼白都泛上血丝,然而不等雷神开口,弗蕾尔便打断了洛基:“不要将我和哥哥与你们两个混为一谈,我嫌脏。”

  洛基脸上难得闪过一丝尴尬,久不开腔的弗雷好好欣赏了洛基吃瘪的表情一番后,毫无诚意地圆起了场:“既然事情谈得差不多,我和弗蕾尔就先走一步。”

 

    “你放开我。”弗蕾尔与弗雷走后索尔便迫不及待地要求道。

  出乎他意料,洛基爽快地打了个响指撤去金绿色锁链。索尔四肢痠软,洛基甚至心情不错地扶著他坐了起来。索尔反胃地推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只想抓起刀给这混蛋一下,然而理智告诉他自己承担不起激怒邪神的后果。 洛基倒也没发火,径直走到桌边坐下低头沈思。索尔揉著手腕,粗声问道:“你之前与她讲什么?”

   “她想偷天火烧掉阿萨神界。”洛基沈默了好久,低声回答道。

   “什么?!”索尔一把把毯子掀到地上,箭步窜到洛基身后揪住他的袍领。

   “骗你的。”洛基笑出两排整齐的白牙:“我就喜欢看你这幅被耍得团团转的样子。”

        索尔对洛基这漫不经心的做派痛恨欲绝,然而他还有太多的事没问清楚:“那天你骗——”

         “赐。”洛基更正道。

       索尔一击桌沿,水晶雕琢的桌角硬生生被击了个粉碎;他提高声浪:“——骗我喝下的那杯水是什么东西?”

       “啊,我还以为你会骄傲到让这些疑惑在你脑子里困扰你一辈子呢。”洛基一拍双手,像个顽皮的孩子:“我给你喝的第三杯水,来自维穆尔。”

      赫瓦戈密尔十二条分支各有性情,独属维穆尔最险恶。河宽水深堪称赫瓦戈密尔之最,更是霜巨人一族的起源。河水剧毒,盛放在本来就是被迫被炼成器皿的水魂中,便助长了水魂的怨气。

      “你饮酒的那只水魂由我亲自施法锻炼而成,当时从河水中引诱它用的就是一个承诺——你一半的魂魄。“

      “混账东西,你夺走我的勇气难道不够吗?”索尔双手困苦地撑住脸,在掌间低吼道。

      “够?”洛基蹲身双手搭上索尔膝盖,嘶声嘲笑道:”我想让你什么都不是,体无全肤。“他站起身,踱上露台,站在高处转身俯看着桌边颓然的哥哥。阴风狂吼,以原身示人的洛基被复仇的畅快拥入怀中,在华贵的金披风下第一次有了些许雍容:”你的魂魄按承诺现在已经被浸泡入混河水,终日与怨灵为伍混沌度日。除非——“

      ”——除非被前来饮水的巨鸟唤醒,让我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痛不欲生。“索尔喃喃,他喉咙干涩:“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对我?”

  “你不知道吗?”洛基反问。

 索尔表情茫然,有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幼弟眼底闪过一丝不安,然而下一刻任何情绪都被埋藏在了那双黑不见底的瞳孔之中。洛基一言不发转身大步离去,索尔拔足紧追,却只看见洛基施法离开时留下的最后一丝绿光。

   


     Chapter 19

   “你真美。”Hugin看着自己镜子里的倒影由衷地赞美,却在余光瞥见闪电宫新主人时嘴角垮下。

   邪神面色阴沉如水躺进神座,Hugin不止一次注意到,不管是作为半神还是霜巨人,邪神身材的瘦削都与两族的审美太格格不入。

   “把密米尔带过来。”邪神抬起一只手挡住闪电宫的灯火辉煌,在脸上打下重重一道投影。

   

  绝美的白鸦捧著密米尔进入房间时正与他有说有笑,看上去心情很好——比洛基与索尔长一辈的神祇都知道,大智密米尔曾经是所有晚宴的灵魂,言语风趣见多识广。如今虽然只剩一颗头颅在青铜盘上,但甜言蜜语也只需要一条舌头就够了。

    “尊贵的神王。”密米尔语气轻快:“你既然不愿意换一个跟得上我胡子生长速度的盘子,那起码也让Hugin多来与我理发聊天吧?“

    “密米尔。“洛基抬抬手,那只花纹古朴的盘子便被一道幻成人手的绿光带到邪神近前。

   

           

           相传华纳神族常年与阿萨神族征战不休,直至两大神族逐渐厌倦,最终假惺惺地握手言和。奥丁口上言之凿凿,将“自己眼中明光”的弟弟海尼尔与大智密米尔送到华纳海姆做和平人质。海尼尔一生智弱,或许直到被神马驮着朝华纳海姆飞驰时奥丁才有了些许“此人死得其所”的欣慰。至于眼中的明光,独眼龙奥丁对自己仅剩的一目爱护有加,哪里放得下一个头脑迟钝的傻子。

            虽然为失去大智密米尔扼腕不已,但华纳神族最杰出最美丽的弗雷与弗蕾尔却很快抚平了奥丁心头偶尔浮现出的那点纠结。他年纪大了,对情事早不感兴趣,失去弗丽嘉之后更是一心一意做着鳏夫,然而在这个政治家——北欧众神在这方面将自己拉低至凡人的层次倒毫不羞愧——这个政治家眼里,能将华纳神族新生代的光芒牢牢攥紧,玩弄于鼓掌比什么床笫之欢都要尽兴。任他飞还是没声地闷死在手心里,不过是奥丁一句话的事情。

             再后来,密米尔被砍下头颅送还阿斯加德。邪神在篡位荣登金宫宝座以后以自己神界公认的,眦睚必报的肚量揣摩奥丁一举一动,自觉总算明白了神王的用心。

             奥丁想得到弗雷与弗蕾尔不假,但将密米尔从智慧泉眼边赶走的用心更真。当年智慧泉旁一饮让神王失去一目,更因不堪重负而从此无法快乐。掌管智慧泉的密米尔不可能对喝下泉水的后果一无所知,却任由神王舍目。或许取水时还不曾心生不满,然而在之后数千年的漫长岁月,奥丁在孤单的王座上每每想起这事,经年累月不由心生怨恨。至于海尼尔,说好听也就是神王除掉大智者的一个助攻,说难听点就是便宜送的。

              当洛基带着自己的计划来到密米尔眼前时,这名无所事事在铜盘上待了数千岁月的大智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按照奥丁的设想,纵使密米尔早在上断头台前就将自己一切算计看得清清楚楚,他身为阿萨神族大智的身份却是世界之树上早就盘根错节挖不掉的事实。身为阿萨神族,有些小痛小痒便不能太过计较。但他万万没想到,虽然以密米尔的正直断然不会谋他王座,帮助邪神这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一抒胸中怨愤却无可厚非。

 

              “为您效力是我的荣幸。”看清洛基的表情,密米尔严肃起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弗蕾尔今天来找我,想让我设法将奥丁从命运之网中剪掉,然后放她喝弗雷回华纳神界。”

                密米尔沉吟片刻:“…您知道这样意味着奥丁的存在会彻底被抹去,也就违背了您当时与……”

               金宫中,Munin疾走着施法,使密米尔与洛基身处的内室门窗轰然关闭,而外面大厅中仍然灯火通明,众神交杯换盏好不快活。

                在门关闭的最后一刻,一道白色的影子带着不知名的恐慌与一个一知半解的秘密,悄然滑行入金宫外满天浩瀚的星辰。一根羽毛飘飘然落下,被冷风卷带着落到了某一张宴会长桌,随即被人抚落到地上无人瞩目。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