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基锤】永眠 -- Chapter 23

“赫尔,我的摯愛…”邪神闭着眼睛,对着这个女儿嘴中胡说八道:“我身上好难受。”

赫尔微微一笑,带着护甲的左手伸至邪神肉身,黑长的尖锐指甲在尸体胸口一划,拉出一条直至腹腔的创口。赫尔收回了手:“进去。”

九界之内的规矩是,不論人神,但凡入了地狱,肉身通通交纳于赫尔。洛基神色一滞,自嘲道:“我竟有这般作恶多端,连冥界——连我亲生女儿——也不要我?”

 

赫尔舔了舔指甲下的尸肉,扬起了眉毛。她对这位父亲倒说不上好恶。九界之内,并非只有中土人才有喜怒哀乐,爱恨情仇。诸神,精灵,巨人,诸儒,都不能免俗;交合也往往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洛基和赫尔的母亲,安格尔伯达,却全因邪神一时兴起,在约顿海姆的铁树林深处勾引了陌生的女巨人。赫尔连同她两个兄弟打生下来就被各自放逐,但三方各自称霸为王,对这个父亲也没什么怨恨。将肉体还给洛基,纯粹是因为赫尔深知眼前这人的老奸巨猾——不是有利己之事,怎么会来到阴间?赫尔早知道洛基的一生会如何收场,但他为自己恶行赎罪的日子不是今天。

 

浑河水在创世以来浸泡过无数魂灵,怒吼的波涛被怨气浸染得漆黑。赫尔的骨头殿正坐落于浑河最湍急的湾口,从阴森的大殿中不费吹灰之力便可看见她治下的鬼魂对她俯首称臣。女王转身登上躯干四肢打造的高台,端坐在乌尔德赠送的白蜡木雕琢的王座之上。她半边脸眉眼如画娇艳动人,另半边却被龟裂的硬甲覆盖。她一边笑得和蔼可亲,另一边却丝毫不动高深莫测:“您从我这儿,想要什么?”

 

洛基撐著身子,緩緩坐了起來。他走到浑河邊,彎腰掬起一捧水,低頭注視著水中自己的倒影。

 

“我有一個交易,想與你做。”洛基背對著冥王,背影有些佝偻。他掌心中的水一点点消失,只剩下不知道那个哪个倒霉蛋的灵魂如同晒干的蚯蚓一般躺在邪神的手心:“奥丁的魂魄,在我手上。”

 

“什么?!”赫尔大惊失色,腾地站了起来。九界众生的生命轨迹早被裁定,死后灵魂统统由赫尔统管压制。虽说是神衹,他们必须各司其职却是宇宙间不可逆改的规则;一人失职便会在无形中加速诸神黄昏的到来。如今洛基敢站在她的殿上声称手握万神之父的魂魄,而她却对此事一无所知,任她是冥王也忍不住一阵胆寒。

 

“我要见诺伦。”邪神终于转过身来,嘴角噙着一抹古怪的笑容:“就在现在。”

 

 

大殿中,骨侍端上骆驼肉烹制的佳肴,奉上磨得锋利的短剑和钢叉。洛基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戒,琢磨了半晌,最终带着假惺惺的微笑把那枚戒指戴在了它枯瘦的指头上。金戒触碰到白骨的瞬间,那穿着红袍的侍者惨叫一声,化成了灰烬散落在青石板地上。

 

早就因为邪神头大如斗的冥王半张俏脸气得发灰,语带讥诮:”海姆冥界收的是死尸亡魂,你非要拿天上的星星来比照它的下作,也难怪它自惭形秽,羞愤自毁了。“她当然看得出,洛基手上的戒指是用启明星的碎片淬炼而成。这位骨侍生前也是华纳神族某大公的弄臣,在一场狩猎中被大公误伤致死。在冥间这种乌烟瘴气怨气冲天的地方实在算得上纯白无垢,天真招怜,但此时恐怕已经变成了穆斯贝尔海姆不知哪个火山口的一抔灰。

 

但洛基是谁?是中庭都知道他坏到骨子里的邪神。此时不过讪笑两声,一点羞愧懊悔之意都没有。赫尔身居高位,作风毒辣得光明磊落。她这种性格,本来就厌恶洛基威胁她,现在更是被邪神的做派惹得作呕。父女二神相看两相厌,埃琉德尼尔中气氛凝重到冥王贴身侍奉的甘葛拉提与甘葛利特二人都觉得自己明明空无一物的心口被吓得跳个不停。

 

直至——

 

“诺伦姐妹。”洛基从长桌旁起身,优雅地朝殿门一鞠身。他行礼的方向,三位身型各异的女子在金光中款款步入。为首的驼背女子面容枯槁,银白的发间俯趴着青色的蔓藤。她身后的壮年女子个头稍高一些,体态丰盈,棕色长发在脑后盘起,垂下的微卷碎发被编成极细的辫子以碎花点缀。行至最后的那人与身着长裙的旅伴不同;她身着锁子甲,头戴银盔,未长开的身型叫她却看上去像位少女。三位女神看上去像祖孙三代,实际上却是时间巨人诺尔维的三位女儿。

 

过去,现在,与未来,这姊妹三人掌握着宇宙间所有人的命运。赫尔,连奥丁前来乞求她释放光明神的亡魂时都未曾离开过她的王座,此时也毕恭毕敬地准备拾阶而下前去相迎。

 

三姊妹此时已在长桌边站定,乌尔德抬了抬手,示意二人各自归位,沙哑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回荡:“我们知道你想要什么,洛基。”

 

洛基紧抿薄唇,他知道自己的花言巧语在这三位面前苍白无力。对方又如此开门见山,怎么能让他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痴心妄想?

 

“我可以暂停住时间。”发话的是二女贝露丹蒂:“但你最好想清楚了——你要付出的代价真的值得吗?”

 

洛基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茫然。

 

“贝露丹蒂,你看他就是根本没想明白。”诗蔻迪在护甲后冷笑了一声,少女娇媚的声音语气却犀利无比:“本是在命运之网上写好的命运,你硬要怪罪在别人身上。费那么大力气逼奥丁的魂魄离开肉身,只为了这样一件事情,亏你还自以为聪明洋洋得意。”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