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基锤】永眠——小剧场

“赫尔,我的摯愛…”邪神闭着眼睛,对着这个女儿嘴中胡说八道:“我身上好难受。”

赫尔微微一笑,带着护甲的左手伸至邪神肉身,黑长的尖锐指甲在尸体胸口一划,拉出一条直至腹腔的创口。赫尔收回了手:“进去。”

九界之内的规矩是,不論人神,但凡入了地狱,肉身通通交纳于赫尔。洛基神色一滞,自嘲道:“我竟有这般作恶多端,连冥界——连我亲生女儿——也不要我?”

 

赫尔舔了舔指甲下的尸肉,扬起了眉毛。她对这位父亲倒说不上好恶。九界之内,并非只有中土人才有喜怒哀乐,爱恨情仇。诸神,精灵,巨人,诸儒,都不能免俗;交合也往往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洛基和赫尔的母亲,安格尔伯达,却全因邪神一时兴起,在约顿海姆的铁树林深处勾引了陌生的女巨人。赫尔连同她两个兄弟打生下来就被各自放逐,但三方各自称霸为王,对这个父亲也没什么怨恨。将肉体还给洛基,纯粹是因为赫尔深知眼前这人的老奸巨猾——不是有利己之事,怎么会来到阴间?赫尔早知道洛基的一生会如何收场,但他为自己恶行赎罪的日子不是今天。

 

浑河水在创世以来浸泡过无数魂灵,怒吼的波涛被怨气浸染得漆黑。赫尔的骨头殿正坐落于浑河最湍急的湾口,从阴森的大殿中不费吹灰之力便可看见她治下的鬼魂对她俯首称臣。女王转身登上躯干四肢打造的高台,端坐在乌尔德赠送的白蜡木雕琢的王座之上。她半边脸眉眼如画娇艳动人,另半边却被龟裂的硬甲覆盖。她一边笑得和蔼可亲,另一边却丝毫不动高深莫测:“您从我这儿,想要什么?”

 

”想要——旺仔牛奶——!“

 

赫尔举起法杖,把这个为老不尊的老爹痛打了一顿。

 

< 永眠—终 >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