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基锤】永眠 Chapter 22

邪神步入金宮,随手解开黄铜别针,黑色斗篷顺着他瘦削的肩头滑下堆在他脚旁。富金稳稳落在大厅中王座的椅背上,冷眼瞧着高瘦的年轻男人步上铺着金色地毯的台阶,转身落座于椅上。男人在宽大的座椅上将腿抻开,修长的脖子枕在宝座扶手上。他脸色微红,头发眉毛都似乎被什么浸润过黑得发亮。金宫常年温暖如春,他透湿的发梢和头顶却不知为何有白色烟气蒸腾而起。

“又去上演兄友弟恭的丑剧了?”鸦类生性贪婪,尖锐的指爪抠挖着椅背上矮人进贡的宝石,口中还不忘迸出刻薄的话语。不多时却还是飞至大殿门口,化作女身弯腰捡起那张斗篷。它的头仍作鸟的姿态,婷婷袅袅走至宝座前,将毛皮斗篷盖在洛基身上。

“去了海拉那里。”洛基沉默了许久,闷声道:“最近有些管不住原身了。”

富金的阴影在灯影下被拉长,正打在洛基的脸上。在洛基看不清楚的背光角落,白鸦的眼神透着怜悯。它一只手落在洛基的额头,轻轻说道:“睡吧。”

 

邪神的睡颜清俊无害,唯独没有血色的嘴唇让他看上去有些刻薄。他过于高挑,即使蜷起身子也会在斗篷底下露出双脚。金宫厚重的大门突然被猛地推开,一只与富金原身相差无几的白鸦在宫外漫天星火中悄然无声地落了下来,化作一位中年男人。这男人有着方正的下颚,眼窝极深,眼距稍开。它额头宽大,白发规规矩矩地在身后捆扎成一束,身上是最朴素的黑色衣袍。它悄无声息地上前几步,行至台阶之下却不再向前。

“你来了。密米尔说什么?”富金调整了一下斗篷,才堪堪将洛基全身盖住。

“看他这个样子,估计陛下在什方中间待不了多久了。”谬宁叹了口气:“他和大王子…?”它在瞧见富金无奈地摇头时知趣地住了嘴。

富金将邪神脸旁的一缕头发撩到他耳后,抬头看向金宫的穹顶。金宫没有影子,明亮通透地叫人目眩。

“富金。”台阶下的谬宁抬眼看向高处那女形和皮毛下沉睡的洛基,眼底深处隐隐有着不满。

富金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

“你不用害怕我对他心软。一切都是他自己和诺伦姐妹说好的,我的思想改变不了任何。”白色的鸟头自然是无法表露出富金的情绪,但它语气中流露出的怀念却显而易见:“我还记得我们在神后宫殿中,透过窗户看他们俩在花园里打闹的样子。”

“怎么转眼就变成这样了呢?”

 

谬宁是洛基篡位后送给巴德尔和南娜的新婚礼物,实际上却是用以监视众神衹的“记忆”之鸟。步出金宫之后,他化回鸟形,飞上金宫顶,俯视着整个阿斯加德。金色的尘埃中,是众神在永不停歇的欢宴上高歌纵舞,却不知为何带着一种凝滞的呆板。谬宁不忍地闭了闭眼,脑中的记忆如潮水般将他淹没。

 

洛基在索尔眼前死去时,灵魂的确被送至了由赫爾掌控的冥界。

他明明没有了肉体,却仍然被难耐的钻心之痛逼迫得睁开眼来。半神虽死,观感却仍然灵敏,扑鼻而来的是咸水的潮腥和皮肉被火烧的焦臭。耳中响起的,是冥王赫爾粗嘎的笑声。

“父亲,您总算醒了。”赫爾青铜色长发中无数条小蛇盘绕,随着她嘴唇闭合在发间进进出出;吐信声和蛇皮摩擦的声响叫人毛骨悚然。洛基脑中千回百转,一瞬间便明白了自己在哪儿。他撑着身子勉强坐起,正看见赫爾从高座上朝他走来。冥王的宝座落在由罪大恶极的囚犯躯体堆积起的高台——海姆冥界在九界間臭名昭著,却是唯一对男女老幼,人神妖魔一视同仁的地方。

浑身青铜色的女王披着羊头肩甲,猩红色的长袍在其身后长长拖开。她手中举着一具躯壳,直到行至洛基面前,邪神才看清女巨人手中拎着的那具落满沙尘,脸色灰青的身体正是他自己。

 “我向来只问贤良,做出恶事是否有隐衷。”赫爾把那具肉身放在洛基的魂魄旁,语气中的无奈即使是洛基也感到了尴尬:“您这又算怎么一回事呢?”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