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

十为做人,一为做事。做人宜粗,做事宜细。【Intended Psych and Econ Major★想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四流钢琴手★喜欢评论多过推荐★勉强算个写手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们一起玩耍】

【基錘】永眠 Chapter 21

   “我要你记住,我做这些不是为了父亲,而是为了你。”风沙狂吼,洛基清秀的五官上蒙了厚厚一层灰;他的脸色已然青白昭示着生命的流逝,嘴唇干裂满是裂口,眼睛不甘地瞪视着暗黄的苍穹。索尔虽然知道眼前这一切不过是记忆的重演,但手中温热液体的触觉却真实得让人心惊;梦中的他将洛基贴近自己胸口,抬眼慞惶四望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三勇士寡不敌众被霜巨人层层包围。换做往常他早奋不顾身冲入重围,然而勇气被赫尔吞噬后的雷神在梦中也只是一个懦夫——他好像被定住了似的傻傻搂着尸体,动弹不得。
       “你就是这样保护阿斯嘉德的吗?枉我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守护什方——你根本不值得。”怀中的青年在金光中变成了弗莉嘉,衣着华丽眼角眉梢都是风情,然而胸口血迹中赫然露出一段刀锋。她躺在那里,声音温柔,话语却如小刀句句捅在索尔以为早就结了疤的地方。
      “自己的无用何必怪在别人头上,你就算没有被洛基夺走魂魄又怎么样?不一样对我的死束手无策?”又一道金光闪过,尸体化作初识时简的样貌,满头是血。
     “不是我,不是我!”索尔磕磕巴巴地说道;背景的喊杀声中,他听不清自己在向谁说话,或者在辩解什么。他或许提到了命运女神,或者说到所有发生的一切早就在生命树中写得一清二楚,不是他可以控制的。怀中的躯体厌恶地挥开他的手站了起来,在金绿交替的光中三人的形象飞快地轮流出现,声音不雌不雄却异样悦耳:“你现在连承认自己错的担当都没有,又还有什么资格以半神的身份苟活呢?”
     “我没错!”索尔喘息着醒来,偌大的寝宫回荡着他的叫喊,似乎在嘲笑他的迷茫疯癫。
     ”又做梦了?”温热的布巾搭上他额头,力度恰好地擦着他的汗珠。索尔抬头,洛基身穿金绿色便服,两侧黑发以祖母绿宝石链编成两股,与其余的头发束成一把垂在背上。他的身体语言轻松惬意,然而苍白的脸色和没血色的嘴唇看了却只让索尔生厌。
    “你来干什么?”
    “今天是人界的星期四了。”洛基双手搭上索尔的双肩:“昨天玩得你腿都软了,今天还驾驭得了天马吗?”自从第一次被强暴,洛基就不再热衷在身体上凌/虐他;相反,他更乐于交合时在口头上换着法子侮辱索尔,当然兩者对于索尔是同样的让人心力交瘁。
    索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独自走进浴室。阿斯嘉德众神各司其职,周四照例该由索尔驾驶天马指挥星辰日月。按照远古时代众神之祖在生命树前许下的宏愿,一旦周期被打破,诸神黄昏就会提前到来。索尔知道此刻的洛基已根本不需要他的许可;只要他想,邪神轻易就可以拿走指挥天马的权杖。但眼瞧着索尔在私怨与大义间挣扎,最后不得不屈辱地承认自己只能依靠邪神的样子,无非就是为了把“无能”二字揉入一贯养尊处优的哥哥骨血里。
    浸泡在温热的浴汤中,索尔放任肢体滑落水底。氧气耗尽,紧锁喉咙的窒息感伴随着头脑一瞬的放空扑面而来。他在雾气蒸腾的水中睁开眼,然而不管他如何转动眼球,视野依旧一片模糊。下一秒一双手托住他腋下将他强拉出水面,转而将他摁在浴池旁上。洛基依旧是之前那身便服,赤着脚裤腿也不曾挽起就这么跪在水淋淋的大理石上:“就要到日出的时候了,你不开口,我做为幼弟也不好逾越。难道非要让父亲来你才肯孝顺听话吗?”言语间清隽的男人化作不怒自威的神王,原本消瘦的影子变得壮实,将依靠在池边的索尔罩了个严严实实。
     硕大的浴室墙上装饰了华美的神兽,个个张着血盆大口,神王苍老威严的低吼更令人胆战心惊。然而索尔却沉默无言——不是抵触的回避,而是若有所思时的短暂停顿。最后一道回音缓缓散去,徒留化作神王的骗子与半个身子仰躺在池边赤////裸的雷神;房间里一旦静下来也难说究竟哪个更为心慌。半饷,雷神抬起手朝邪神招了招,洛基鬼使神差地弯下身。雷神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接着双手捧住洛基脸颊在他唇上一吻。
      “与我每晚做同样的梦,明白缘由的你不是比不明就里的我更痛苦吗?”
    寥寥数字,在洛基耳边却如春雷炸响,激得他抬脚踹上人肩把索尔踢进了水里。索尔反手抓住弟弟的脚腕顺势一拖,两人在水池中姿势难看地扑腾了一会儿。等好容易从水中站起,洛基拨开眼前湿透的头发,接踵而至地是索尔一个凶残至极的吻——正如床笫间无数次发生过,只不过此时角色调换而已。
    索尔最终松开洛基时,单手擦去了幼弟唇上的鲜血,严肃地说道:“这样的一个吻,你有快感吗?”
    没有,可是…
   “那操我的时候最后总要手yin才能射出来,你有快感吗?”
    洛基瞪大了碧绿的双眼,即使屈服其yin威已久的索尔也有些惊讶这表情给人带来的几分稚气。
    “这就是你的妙计?不惜篡位就只为了让我把你经历过的事情也经历一遍?洛基——”索尔冲人走近一步:“我的母亲是神后,我的父亲是神王。我出生以来就是独一无二的。你错得离谱,这点倒是很对——我们两个根本就是不同的,不同到我活尽五千年也不会明白你内心顾影自怜的酸楚。”
    “胡说八道。只要你——”
   “只要我什么?”索尔步步紧逼:“只要我也能成为一个半霜巨人?你究竟是放不过我还是放不过自己始终是个被人看不起的怪物?”
   “住口。”洛基脸侧隐隐有蓝色鳞片浮出,然而索尔铁了心要将这根钉子扎到底:“你现在这样折腾我,也是强撑着掩盖自卑吧?”

洛基碧绿的眼珠衬得他眼白越是通透,当他脸上被大片丑陋鳞甲覆盖时,眼底爆出红丝时也就越发骇人。索尔话音未落,洛基暴起猛然掐住他的脖子。他手劲奇大,被索尔戳中痛处时自恶自卑自怜错综交杂,那一秒头晕脑胀竟然起了杀心。索尔咧嘴一笑——他自囚于闪电宫中,加上心中烦闷面色抑郁,窒息时脸色酱紫的狂笑让他看上去像是疯了似的。氤氲的水汽中,索尔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手攀上弟弟脑后揪住他湿润的黑发;洛基一时吃痛身体往后一仰,两人身体间拉开的一点距离足够索尔接二连三几记上击。

水池湿滑,洛基一时不注意在岸边滑倒。雷神蹿上池边,硬是拖着邪神的头发将他拖出水池,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顿暴击。这是雷神对邪神单方面的殴打,野蛮,粗暴,血腥。拳脚落在昔日手足的身上丝毫没有怜惜。

雷神最后将幼弟一脚踹入水池中,他此时已经脱力 ——勇气被剥夺的副作用便是他的怪力也被一并夺走——但邪神看得清清楚楚:他眼中对自己的厌恶和鄙夷比以往胜出十倍百倍。

“你不过是个霜巨人。”

评论(11)

热度(31)